• 距离上次在电影院里看到迪卡普里奥已整整过去13年,没错,就是1997年那艘大船狂热席卷全球的时候,那时他是惨绿少年,至此后他一直在努力摆脱那令人无法忘却美丽皮囊带给来的困扰,部部电影基本都剑走偏锋即便是大制作也不是衣香鬓影的甜甜蜜蜜,盗梦空间亦是如此。

    这个电影有太多可说,梦境与现实亦真亦幻,撇开逻辑时间物理空间这些我等文科生无法深究的东西,整个故事仿似从小耳濡目染的庄周梦蝶的升级版,又让我忆起初中时在《科幻世界》上看的王晋康的“七重外壳”还有伊藤润二的漫画“长梦”,即便过去那么多年初见这2个故事时的惊艳和惊恐仍是历历在目,这个电影也是如此。我不知道西方世界对梦境与现实的认识如何,但对东方人来说,这样的感受应该不难理解。在这个电影的群戏里,迪卡普里奥应该就是当中穿针引线的一员,绝不锋芒毕露却又不可或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