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趁着还有点时间,把欠着的手工债一并都还了

    于是花了半个晚上裁布,花了半个晚上踩缝纫机、定暗扣,花了半个中午订四合扣

    完成5个简易袋子,可以装手机或者MP4,另一边可以放耳塞或者零钱啥的

    随便自由

    一共五个,现在都已经各自有新主了,很好,希望他们都喜欢。

    批量生产很繁琐,但是做出来的时候很有成就感

    正面、侧面和内部,简单款。

    ************************************

    年底开始了莫名的岗位调动,不知我的明天又会如何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我仍是只能随遇而安的。

    于是下午仿佛要抓紧我所剩无几的休息时间那样,去了图书馆、博物馆、电影院

    博物馆的大三国志展,不收门票,还是蛮不错的,就是后来来了超级多的小孩,有点闹

    湖州的博物馆终于也看起来蛮像样了,不过不知是不是为了配合小孩子看,展台都很低,很多时候都不得不付下来看,当然跟我的近视眼应该也有那么点关系。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看时,脑中跳出的就是这句诗,萦绕不去。

    三国我其实兴趣不大,所有最感兴趣的还是那副文征明的真迹,写得真是好看,跟徐渭不一样的好看。

    然后在馆里看视频资料,看那些文物在工作人员手里小心翼翼的运送,真想在博物馆工作,诚挚的,专一的,心无旁骛的,你确保它们的安全,它们隔着千年的烟尘,静静地看着你,它们身后的觥筹交错,尔虞我诈,只是增添了它们的传奇,我们只需惊叹或是感慨,无需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