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10-10

    某些时刻,时光倒流二十年 - [不是驴友的旅游记录]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eaandmoon-logs/77696763.html

    国庆长假不出门纯宅好像有点说不过去,于是和老姐去了西塘,未避免人超级多啥都看不到的局面我们还决定去那住一晚,事实证明,随着自驾游的飞速发展,景区无时无刻都是人,基本享受不到人迹了了的场景。但在某些边角的小巷里,我们仍然找到了曾经童年的那些痕迹,在某个幽静的小舍里,我们可以闲闲的发上几个小时的呆,这就够了。

    小时候,吃上一顿荷叶粉蒸肉,也算是打个小小牙祭了。这个不是荷叶包的,而是直接的南瓜蒸排骨,同也不同。

    红的绿的,都是菱角,红的是红水菱,绿的是南湖无角菱。都属鲜嫩的一类,新鲜吃更味美。只是这个东西我向来不算很喜欢,颜色倒是煞是好看,估计是小时候去采菱掉进湖里有点关系。

    一直与麦芽糖斗智斗勇的我。还是习惯叫它“琴糖”,音译啊。小时候只会用三根棍子绕,后来学会了用二根棍子绕,霎时觉得自己好牛啊,绕到后来原来的褐色就会变成纯白色,这是啥化学原理啊,至今未知。

    这个煤炉已经算是改良了的,最早的外壳应该也是陶制的。直到1994年家里都是烧煤球的,看奶奶用火钳把黑黑的煤饼一个个放进煤炉,拿出来时就成了灰红色,浇上水发出一股臭鸡蛋味,在记忆里久久萦绕。

    让人无限萌起的大白猫,它就一直这样在竹椅上自己和自己玩。1994年前住的家在四合院和小巷子里,家家都养着动物,我们一堆小人常常和动物们混在一起玩,邻居阿姨家也有只这样的大白猫,爱理不理,喜欢你的时候它会跟我分吃一根赤豆冰棍,在我的冰棍上留下道道划痕,看你不爽的时候会用爪子把我挠个伤痕累累,可是我们还是很喜欢它,恨不得睡觉都想抱着它。

    熏豆用的是毛豆,可以烘的很松脆直接吃,也可以和茶叶芝麻胡萝卜丝卜子橘子皮混在一起,冲成熏豆茶喝。这就是江南茶的古怪吧,曾在大学时带去给武汉的同学喝,纷纷都认为喝不惯这么甜甜咸咸的茶。其实吧,我也不算喜欢,我喜欢白口吃熏豆。

    曾经我家也有这么个小蓝们,门口也种着月季,可是我却喜欢隔壁老爷爷家种的芍药,大朵大朵的,只是他常常不回家,待到他好不容易出现我总是小尾巴似的跟去向他要。

    我家不住在这样的小巷子里,但我们都爱去一个名叫马军巷的小巷子瞎逛,那里狭窄黑暗,唯一的光源是头顶高高的天窗,我们在这里追逐吓人,抄近路去吉山,冷不丁看到出来生煤炉的老太太们,火光点点。巷子的尽头通常是一户户的人家,于是我们在大人们的呵斥中,飞速地奔跑。

    这是个双层门,天热时可以只关上外边的门格,于是可以倚在门上端着饭碗,边吃饭边和弄堂里来来去去的人们打招呼。

    夏日的傍晚,搬出个竹椅在门口吃饭乘凉,饭菜是分享,故事和笑话也是分享的,星光满天的夜晚,还可以用邻居哥哥简易的单筒天文望远镜看传说中的银河,墙角边的青苔里会有闪烁的萤火虫,绿色的蚱蜢和唧唧作响的金铃子,和小朋友们玩水枪打弹子和拍洋片,将来是什么,初中后那是什么,我都不知道。

    少年夫妻老来伴。不求红袖添香夜伴读,只求粗茶淡饭共食一箪饭。这样的场景在年幼的岁月里时常可见,只是那时是不会明白的,现在几乎是见不到了。回想起来,闲暇时,会跟邻居的叔叔婶婶去人民广场割草喂家里的鸡鸭兔子,我摘着那些长出野花的三叶草把他们编成花环,他们隔了野草野菜回来,就这么在院子里闲话家常摘着菜。

    曲径深幽,不是我们的小巷,依然是我的姐姐。

    ********************************************

    回忆结束的分割线,那些场景,滤去现在,在我的回忆里。而西塘还是有它自己的样子。

    水乡古镇不变的场景,会不会有些审美疲劳?我又想起了我的南浔,我去的时候,它没有那么满桥的人潮,挤得差点能把人扔下河。

    我还是不喜欢古镇里开那么多喧闹的酒吧,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这里不应该是低吟浅唱更适合吗?这家的吉他声在夜晚路过时吸引了我们,只是或许很多人都想寻求安静,已没有空位留给我们。

    酒吧外演唱的乐手们。

    古镇上有不少这样卖手工明信片和本子的小店。于是我YY了下,如果不干活了,能不能也去这样的地方开一个卖手工玩意儿的小店。

    满墙写给未来的自己或你和他。我想了想,想不出要给未来任何人讯息,活在当下就好,想说的话现在就能说,未来如何,来到了才会知道。

    西街16号客栈里2杯热奶茶的等待。西塘的消费不算低,我们点了最便宜的奶茶。客栈环境不算,有点混搭。很多时候走在这里就有种感觉,不知道自己是在丽江还是西塘,古镇大同,应该不是什么好事吧,我总想那种属于江南的柔软湿润幽静的气息,能保持的久一点。

    第一天人潮涌动时,在半朵悠莲的下午。在烟雨长廊里的小巷里能觅得这处幽静地,也算是别有洞天了。

    一壶茶,一本书,一只猫,两个人。

    外边渐冷换到内堂。店主家的猫很自来熟,只要你给它东西吃,吃薯条吃的津津有味。看着书暖和的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可惜还是没能把《独唱团》看完,时间有限。开篇的“绿皮火车”很是喜欢,于是我觉得这本书应该不赖。

    亲耐的老姐。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放心,我300块钱的凤凰头还是会对焦在你的。

    最后上张我汗血宝裤的全貌吧,是不是很拉轰啊,其实这玩意儿就是灯笼裤。。。不过穿着很舒服,很容易让人有啥也么穿的感觉。。。

     

    分享到:

    评论

  • 嗯嗯,你的裤裤确实很拉轰啊!
    唉,幸好我们这次没去西塘。
    幸好我去过的西塘还没什么酒吧和自驾游,安静得听得见人家活动的声音。
  • 很怀念小时候。
    现在的古镇都太商业化了,相比之下,我们的南浔应该还算低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