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6-25

    大梨,无题。 - [俗世里的麻醉剂]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eaandmoon-logs/67030701.html

    说起大梨,老说着已对他们无感,但第一支喜欢的球队不是说忘就忘了,这不2006年夺冠我写了篇酸不垃圾的东西,表达了本人对大梨夺冠左右为难的心绪。4年后的今天,大梨在小组赛就以卫冕冠军小组垫底之姿退出比赛,我还是忍不住想要写篇东西,至于是酸不垃圾还是调侃嬉笑或是悲春伤秋自己也是不知道了。

    对大梨的感觉就像初恋,即便对他们现在的打法和状态嗤之以鼻,但看他们落寞下场,还是有点点点点的心软。1998年的世界杯和巴乔是绕不过去的坎,听的第一场球和看的第一场球都是意大利对智利,和严桢在数学课上传纸条,她迷恋小贝和英格兰,怂恿我去找个主队。看不到现场,LOLI时总难免被添油加醋渲染的悲情英雄所吸引,在脑内无限之美化,更何况第二天看了重播这个主人公确实是技术一流相貌讨喜RP杠杠的那种,于是我的主队就这么的定了,考据癖也就发作了,喜欢就想知道来龙去脉。于是除了少年心气无法待见的皮耶罗,其实也不过是我意气用事,他没有任何对不住,那些个名字一个个刻到脑海,巴乔,因扎吉,维埃里,马队,帕柳卡,卡纳瓦罗,内斯塔,科斯塔库塔。。。发现好多塔。。。

    最喜欢的是那场对奥地利的小组赛,因为巴乔和因扎吉,始终是我最喜欢的大梨的球员。最遗憾的肯定是对法国,郁闷的场面点球的结局,与法国队的梁子也许就那么结下了。在考了三门不及格导致被禁电视机的几天里,我眼睁睁看着大梨的告别专辑与我一门之隔,巴乔淡定微笑的脸慢慢在我眼前消失,那叫一个百爪挠心,少年时的喜欢总是那么迫不及待的浓得化不开。

    有了初恋就有次爱和再恋,看巴西和荷兰的比赛,我依旧很快乐,依旧很投入,依旧对队员们的状况考据的追根究底,但有些东西还是无法替代,我会想念那支有他们的球队,如果跟巴西再对阵,会不会还有1994年的遗憾。只是某些个人的光辉太过照耀,过了1998,有些牵绊就不再介怀。如今我依旧对巴西和荷兰的比赛甘之如饴,却已对大梨的比赛意兴阑珊,没了灵光一现的某些人物,大梨打球的场面和战术实在不够赏心悦目。

    今天上半场结束时,贺炜说着大梨还需要一个救世主,但救世主怎么能一直都有呢,求靠救世主本来就是种不靠谱的心虚表现,于是今年再也么有救世主了。虽然一直按最后15分钟那么打的话,不需要救世主也有希望,只是,为时已晚。

    大梨,再见。对你们,始终是五味杂陈。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皮尔洛差点就成了救世主,只是时间不够...
    回复jackphil说:
    如果时间再长点,估计他们又会恢复成上半场那样子啊。。。
    哎。。。
    2010-06-26 14:16: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