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10-08

    给我的樱花岁月*它已经凋落了* - [填补在你我的缝隙]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eaandmoon-logs/431316.html

        说不出的感觉,刚刚那篇长长的文字就这样的不翼而飞了,也许是写的太不亦乐乎了,忘了保存……也许已是见惯不怪了,我竟然没有非常的懊恼,但是我知道自己那刹时的感情是不能再复制的,刚才那种冲动已不复存在。我怀念我纸制的日记本,虽然已是尘封多日,但它不会莫名其妙地放我鸽子。

        下面就只能是回忆了。

        心血来潮去了橘子的BBS,照例是不会留言的,有时候在QQ上看到她上线我也不会找她说话,我总觉得在QQ上即使是和最好的朋友也有点没话找话的感觉,宁可发短消息,或许花钱的我就会比较珍惜。我就这么看着这个小我3岁的女孩和她的朋友们时而深邃时而孩子气的话语,这让我想起我的大一,她是第一个和我如此熟捻的网友,我知道我们其实有着很大的差异,即使我们对某些东西会有着一致的喜欢,就像她自己说的心理年龄和外表严重地不符,我无法述清这种感觉,只是我总是觉得她应该是要温暖着和爱着的,虽然她会有厌世的情绪,会想到去伤害自己,会和这个那个男生一次次地纠缠不清,但是我可以看到她简单的快乐和悲伤,生活是L’ARC-EN-CIEL,要活下去很简单,更何况还有自己喜欢的东西,虽然现在可能是BLUE,也许明天会是RED吧。阿甘的名言我就不再重复了。

        恍恍惚惚间开始猛烈地听起日文歌曲来,依旧是复杂的配器,多半声音尖嫩的可爱女生,依旧是听不懂,我只是在怀念那段时间,没有自己的NOTEBOOK,没有MD,也没有MP3,我带着我老老的CD机穿梭在我可以找得到各个碟店里,因为他们而疯狂地搜索着日文的碟子,只要看到不管三七二十一基本都会拿下,简直到了饥不择食的地步,我开始忘了周围的环境,忘了明天还要去上那自己不喜欢的破班……我可以睡个懒觉,翘课去我喜欢的那家司门口的碟子店和书店淘宝,即使是在我不太喜欢的城市里也是要学会苦中作乐的。晚上躺在床上,拉上床帘,塞上耳塞开始写些顾影自怜或是愤世嫉俗的文章。对这个城市有着自己没有意识到的习惯,刻在我的记忆里,妈妈说我其实还是有点喜欢它的,也许吧,没有计算机双学位的话我会更开心的,我只是慢慢地养成了一个习惯,而现在要慢慢地戒掉它,无论哪边都是个痛苦的过程。我得到了一样一样我想要的东西却又怀念起最初的快乐来,我就是那么贪得无厌,怀念在武大夜市一堆堆打口碟里不亦乐乎地寻觅,发现宝贝时的欣喜若狂,故作镇定的讨价还价,这样的快乐已经再也不会回来了。

        开始伤心起来,家里还是一如既往的好,但是我的欣已经不复当时的悠闲,匆忙让我静不下心干很多事情。我对同学说我已经想退休了,我想要有自由的时间去做我喜欢的事情,但我知道当这一刻真的来临时我还是会无所事事。还是喜欢着AIKO歌,喜欢的莫名其妙,但又是那么少,让我对它的渴望不停地灼烧,得不到的是最好的,只要是看到一张EP也会毫不犹豫地拿下,喜欢她唱他们的PIECES,别有的风味,记得在嘎雅上发现她所有歌曲时的激动,已是不能用言语来表达了,只是开心开心和脑袋嗡嗡地作响,它们都留在我的那张除彩虹和VR外的MD碟子里,而网站已经关闭,幸好我得到了它们,不幸的是我会不再珍惜。还有ELT,喜欢这个叫香织的女生笑起来往上弯的嘴角,她的声音是温暖的,让我觉得是阳光下刚晒好的棉被柔软芳香但又有质感,THE ONE THING是我听到的第一支他们的歌,我喜欢的悲伤的歌,在今日音乐上,如今杂志已经停刊,而我收集的故纸堆们躺在我家车库的架子上兀自想念过去的风光,现在是韩流当道的时代啊。还有椎名林檎,其实只是喜欢她的某几支歌,但是每次听到17和夕阳照不归路时的那种孤独感是我不会忘记的,她在唱I go home alone,and hanve dinner in my sweet home,praying again,again and again……

        我总是在这么变着,不像她那么坚持,她一直喜欢着日本的音乐电影服饰文化,学习着日语,现在的新哈是岚,很清秀的男生团体。而我现在听着JS的中文歌,想着努力去翻译一点我喜欢的哈利·波特的同人小说,沉浸在刚看完达·芬奇密码的热情中,想要对欧洲的文化历史和宗教刨根揪底,偶尔还会想起周同学在战神里让我的刮目相看,那个叫葵的男生带给我的许久没有的惊艳,让我期待JOE的入江直树,还有最近热衷地制作各种喜欢的动态屏保,把它们统统红外进我新买的手机里,很自恋地用它拍很多大头照……没有人会知道我明天、后天、大后天会喜欢什么,也许什么也没有,这样的也许听来可怕。

        我想我现在就应该关掉我的电脑,躺到我自己的床上,开始用笔在我纸制的日记本上继续开始我的胡言乱语。

        我想我还是不能抗拒那一个个方方的塑料盒里的圆形物体和它附带的花花绿绿的纸张,搜索和购买它的过程,如同吸食鸦片,让我感到飘飘欲仙的亢奋,我无法抗拒。

        我想我应该再去买个CD机,不用超薄,也不用液晶显示屏,只要能听就好。我爱我架子上的那几百张CD,不能让它们就这样在自己的年华里发霉死去,音乐凝固在它们的身体里,流淌在我的记忆里,不能忘怀,STILL IN MY MIND。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