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3-24

    再游江城·忆 - [填补在你我的缝隙]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eaandmoon-logs/36968503.html

    随机播放的歌曲,很应景的唱着顺子的回家,也许W市的华中科技大学永远不会是我的家,但却是保存那段珍贵岁月的驿站,是怎末也不想忘记也不想绕过的曾经。所以,那里是这次重游一定要去的地方。

     

    于是又回到了这里。第一次是在2000年9月炎夏的末尾,曾经的校门耸着高高的石柱,门前是飞扬的尘土,我上弯的嘴角里有对未来的忐忑。第二次是在新校门修好的某个初夏的午后,看着修葺一新的新校门,却总会想着那个更加庄严肃穆的老校门,现在这个实在太像是某某有限公司了。。。只有里面的毛嗲嗲一直一直这样的向我们挥着手,他身后的南一楼,无数次在8楼顶上,为计算机课的插线路郁闷打击到中午得去狂吃一顿。

    走进校门,向右转,是通往寝室的道路,笔直的林荫道,骑着自行车经过,石板会泛起答答的响声。

    随处可见的小树林。学在华工,无论什么时候,大概除了深夜,总有人在此孜孜不倦的念书。当然不包括我,我向来不是好学的人。

    南二舍。曾经我们院男生的宿舍,去那里看片子,在女生基本没有电脑的时代。在那一排排的自行车里,我那辆100元买来的正价车,是不是已经腐烂到被当作废铁卖掉。

    住了3年的南三舍,一度被称为华工的熊猫馆,因为男女7:1的比例,从525到527再到425,炎夏酷寒,如今它已经变成了男生宿舍,只有它的模样还是一如既往,甚至还有门前那个寄托了无数人思念的电话亭。

    现在的塑胶跑道和橙色座椅的观众台,在我们刚刚到来的2000年,还是煤渣的跑道和司令台。2000年10月,唯一一个没有回家的长假,大雨滂沱里,所有参加军训方阵的同学们步子迈得特别的整齐,湿透后,冷水澡这种从来没尝试过的东西,仿似也变得无关紧要起来。

    一边的篮球场正在进行着热火朝天的篮球赛。记得那年的女生篮球赛上,我还打进了一个球,还很兴奋的在给大雄写的信里大肆吹嘘。如今,写信不过是每年年末的明信片而已,在信息高速发达的时代,我们依赖的变成了一件件花样繁复的电子产品。

    上了无数的专业课,选修课,公共课,开了很多次班队会,临时聚会的东五楼。某年,在它附近的石像旁,大家纷纷作有为青年状。如今你们都在哪里?

    东五楼对面的法学院。我的院系,只是在我们离开的时候,我们还没有看到这座小楼的诞生,曾经这里是生命科学院的主楼。

    东五楼边上的东华食堂,我和MZ同志热爱的印着hyde的T恤,还有好吃的多种口味的百多宝棒冰。如今,这个曾专卖各种点心的食堂铁门紧锁,也行,太多的食堂,已经没有了它的用武之地。

    或许不知过多少年,这座图书馆还是会这个样子。2000年,2009年,2019年。。。。

    图书馆的边门,落叶满地。记得在图书馆的录像室里第一次看的“天使爱美丽”,带着耳机只属于我自己的世界,看最后大家都得到幸福,爱美丽和她苦苦寻觅的照片男孩终于在一起时,感动到无以复加。

    晚饭在校医院附近的百草园解决。曾经的不锈钢碗换成了现在的塑料碗,不变的还是好吃的炒粉的味道。多少次从远远的南边走到北边来买菜为了我们那口小小的锅子,多少次来到百草园打牙祭。坐在饭堂里回头看,突然觉得仿佛中间从未隔过那长长的五年光景。我不过是带着阿朱筒子在我们学校里转悠的一个普通在校生而已,有些许的恍惚。

    心心念念一定要去的西门外的腐败街垃圾街。自从那年非典过后,西三门就被封住了,但依旧挡不住大家热爱它的决心,一路从瓦砾堆上走过,耗时约15分钟,两边甚至还因地制宜的多了不少的小摊。来到这条热闹的街上,比起之前,只有过之而无不及。在一个已经改了名目的小店里吃的想了很久的腊肉炒菜苔,只遗憾,这个时节只有白菜苔,没有我最最喜欢的红菜苔,还有武汉特产的莲藕排骨汤。依稀可辨的那里的桌椅,还是那时候那家光顾N次的桂林米粉店。

    ******************************************************************

    6月的某天,在礼堂门口拿着毕业证书的我们,按规定穿着白衬衫黑裤子,笑的很憨厚。

    我第二个寝室的姐妹们,在洪山广场前的合影。

    一次班级团活动,去武汉血站参加献血献骨髓的活动。那时留下的联系方式已经统统过时,如果真的有幸,可以让我的骨髓和某个人可以配上,他们能不能找到我??我有时候就会这么想。

    ********************************************************

    暮色已起,再长的留恋也要告别,4年都要告别,更何况这短短的2个小时。

    曾经的我们。知道你们一直都在,知道这些建筑一直都在,知道这座城市一直都在,知道回忆一直都在,就够了。

    分享到:

    评论

  • 感谢小lu让我们重温母校,每一次都被感动着……
    回复ss说:
    一起重温~~
    不知毕业10周年的时候大家能不能聚一聚
    2009-05-06 20:47:09
  • 好想你們呀!
    簡直覺得很久很久都沒有看見你們的容顏了。
    咦,原來我的畢業照是站在你旁邊的呀,我都不知道嘢。冥冥中lu,我和大貓就站在一起了哇,咔咔。
    再次感慨我們還是這樣眼睜睜地錯過了:(
    回复ying说:
    摸摸~~实在是没有时间,本来也是真的真的很想再见见你们的啊~~~
    下次一定要特地过来看看你们~~~
    2009-03-30 23:30:49
  • 啊 你扎着俩小辫子的样子好可爱
    回复黑眼圈的美说:
    嘿嘿,谢谢,装嫩啊~~
    2009-03-30 16:21:06
  • 话说我上次跟你去南京,也没有回我的母校看一下,惭愧了......
    回复金多猫说:
    么关系啊,你很近的啊,随时可以回去看看的~~
    2009-03-28 22:17:19
  • 呵呵,能说什么呢。我还记得老校门的样子,只是看到这些照片后才发现以为在记忆中清晰不变的东西渐渐的模糊了。虽然近,也差不多三年没回华工看过了。时间让一群人相聚,时间让他们分开,时间把这一切模糊,时间又让它们不断清晰。现在的老师说怀旧是一种社会变革时期的不健康情绪之一,我看未必啊
    回复kwan说:
    哪个老师在那瞎掰啊!!!(不好意思,饿粗口了。。。)我看怀旧是让人回忆过去展望未来么~~~只要别一直沉溺在过去的思绪里就行了,人活了一辈子还剩下啥,不就是回忆么~~~所以说失忆应该是很痛苦的~~~
    2009-03-25 23:00:06
  • 看大家的回复,不管陆筒子写时伤不伤感,大家普遍反映会有些伤感,看来青春果然是共同的回忆啊。。
    回复阿朱说:
    是的~~~我写的时候不伤感~~
    但是写完后看大家的回复就伤感起来了。。。
    果然是共同的回忆才有魔力啊~~~
    2009-03-25 16:46:46
  • 被你钩的~~有些小感伤啦~~

    南三舍,一直觉得是个念着写着都很好的名,以致我这种名词弱智也不会忘了的。

    也梳过好长一段时间的俩辫,什么时候在外头,再梳次试试
    回复大雄说:
    你们的母校都比较近,不像我回去还得千里迢迢的~~~
    呵呵,饿发誓,饿写的时候真的真的不伤感~~~
    都么见你梳2个辫子的样子,下次梳给我看看哈~~
    2009-03-25 14:59:14
  • 额 最重要的忘记说了
    陆筒子 那时候真得清纯文静啊
    两个小辫子 一幅黑框眼镜
    印象深刻
    回复说:
    pia飞~~~~难道饿现在就不清纯文静不戴眼镜了咩~~~嘿嘿~~
    2009-03-25 11:20:40
  • 看得好感动
    难以言表
    思绪回到我的大学时代
    也许我也应该回访一下
    为了那些逝去的青春

    回复说:
    支持你回去看看~~~你们学校应该很近的
    不过别到时近乡情怯啊~~哈哈
    2009-03-25 11:20:04
  • 很——好,很——動人。
    於我而言,幾乎每年至少都會到訪一次,不過每次都懷著不同的心境。只是,一次次的,緬懷越來越少,安享越來越多。
    活動中心也由東區轉到qin所在的西區,樹很好,道路很好,青年園很好,圖書館很好,瑜伽山很好,舊人很好。
    如同第一張的你,燦爛的笑,美麗且能把握住。
    回复nana说:
    是的,这次回去,曾想过会不会很悲春伤秋,但实际还是快乐居多呀。也行是觉得这个有很多回忆的地方,自己一直都没有离开过~~~
    东区确实没落了呀,都么啥人了,西区人多了很多。
    2009-03-25 11:19:39
  •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这一辑看起来让人有想淌眼泪的感觉..
    回复阿朱说:
    青春总是让人怀念但又让人伤感。
    存在过就好。
    2009-03-24 23:48:12
  • 临睡前来看一眼,果然有更新,哈哈~~这样的照片对比看起来很有感觉啊,怀旧的狠..有为青年照很卡瓦伊啊...
    回复阿朱说:
    那时候设备简陋,没有数码相机也没有可以拍照的手机,偶尔才会用胶卷机,很多回忆只能存在在脑袋里了。祈祷我不会失忆。
    2009-03-24 23:4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