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10-16

    第4个耳洞,青春不残酷 - [填补在你我的缝隙]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eaandmoon-logs/3594749.html

        昨天和TT在充斥着小MM们卖着时新劣质饰品衣服的商场里逛,她们光鲜亮丽,她们或许粗口放纵从不上学不爱做作业,我说,TMD,我的中学时代活在狗身上了,我想我那是妒忌,虽然我永远不会是她们。她汗颜,我知道我严重了,但是如果能有让我重新来一次的机会的话,我只有说,不,我不要,我知道那时候的我能过的只能是这样。

        记忆里的严冬苦夏,做不完的习题上不完的课睡不够的觉,遥遥的压着的某些期望,当时间流淌过去后找不到目标和支点,如同漂浮着被推来推去,无法降落。于是躲在被窝里看一本本的小说,把漫画压在硕大的英语书下,开着收音机一直到天亮,等待新来的杂志和磁带,无意义地临摹着那些有着好看脸孔的人。都说回忆总是美好的,但当我回忆的时候怎么甜美里还夹杂着苦涩,只能说,当时实在是很苦。那时的我我已经模糊了,我想忘了,可是现在的我有时候觉得自己还是以前的我,于是在来来回回里,我想忘记了自己的年轮,一直是20岁或更早,然而性格可以变的和现在一样,保留自己喜欢的那部分,丢掉厌恶的痛恨的那部分,所以他们说我不成熟,我留恋过去的时间却不想要过去的自己,不可能。

        在我的1/4之一个世纪前,他们都在跟我怀旧,爸爸妈妈说着遥远的我小时侯的事情;TT,阿飙跟我说着即将拆除的同岑路志成路,她说,你要写下来啊,特别是那里的铁棚棚啊,他说你还记得浙北影城原来商场那厚厚的棉布帘子么;古古发来了在这个世纪刚开始时她们的照片,那时候她和明知,头发短的像刺猬,个高人瘦,第一天集合的时候,我和李丹怯怯的排在最后说着,多么飞扬跋扈的2个女生啊,时光啊,现在的小女人们,要幸福啊~~~~我说,我都记得,都记得啊,有时候记忆力太好不是什么好事情,每一次把它们翻出来悲伤感怀一翻,然后感怀的点滴又成了日后感怀的对象,如此堆积,成了所谓甜蜜的负担。所以有时候想不去想,开始了就像那在地上滚了又滚被打开的可乐罐子。

        好吧,我承认写下这么酸的文字是因为无意看了一篇虐的要死的小说,开头平淡无奇,然后就只好看了下去,他们的残酷青春,跟我完全不同的青春,但是他们也不快乐,那么到底是什么是快乐,我或他们都不是,残酷和不残酷的中间是什么?太飘渺了,可能跟现在听的音乐有关,radiohead,coldplay,the cardigans,一个晚上把以前的碟子翻出来听了N多。

        明天再看的时候肯定会无语与自己今晚的胡言乱语,不快乐的胡言乱语,但,这个就是现在的状态。耳朵上的第四个耳洞是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也是我最后能做到的叛逆了吧,所以有时候我很爱我的大学,它让我变的跟以前不一样,也曾郁闷悲观,但结果是好的,过程也凑合,本世纪开头的那几年,它让我抓住青春的尾巴,虽然W市的天空永远不会是硫酸铜的颜色。

        在00:00分的时候,我开始微笑,谢谢你们一直都陪着我,即使你们不知道,我也知道,也许是我的记忆力太好:)我开始快乐起来了,祝我生日快乐,跟去年一样~~~~

    分享到:

    评论

  • 迟到的祝福:生日快乐!

    那天在车上匆匆忙忙地,没来得及说,现补上!

    还有,原来你的耳洞是为此而打,HOHO,真是终身的纪念喽~~~
  • 这次用大家最熟悉的名字留言吧,算是一种回归。

    大家都是同一类人吧。生活在怀念里,还孜孜不倦的在现实生活里追寻记忆的影子。生日时,我只告诉自己,今年是转折的一年,冥冥之中就是这样直觉。命运这东西,不期然的相遇,咳,悄然就改变了人生的轨迹。
  • 谢谢谢谢~~~~

    谢谢大家的祝福

    我说不了什么

    只能说谢谢~~~~^^

    大家都要打起精神啊~~~
  • 啊牙牙,上星期还想着说表忘记某人的生日,结果还是忘记了-_-!

    这个星期昏啊,难过的要命,等下星期心情应该好一点吧?

    生日快乐啊
  • 迟到的祝福--还是要祝福:生日快乐!

    好多天网络都出问题,真是想死你们啦,呵呵

  • 还有,明天你要是穿裙子,镇长肯定不会问你冷不冷的,今年的现在比去年温暖啊
  • 今年你生日的时候,可比去年热闹多了哦,嘿嘿,生日快乐!
  • 亲爱的niu 生日快乐

    from曾经‘多么飞扬跋扈的2个女生’之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