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08-24

    You are always the Queen!! - [俗世里的麻醉剂]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eaandmoon-logs/347586.html

        这次,她是真的走了,太多太大的遗憾,来不及谢幕就匆匆离开,使我宁愿把那个得到全能银牌的夜晚当作她的告别,她微笑着,眼里闪着隐约的泪光,她像个真正的女皇一样披着俄罗斯的国旗向喜爱她的观众们一一告别,1994—2004,十年,练体操的女孩子能有几个十年?她说我从练体操起就和我的教练在一起,我叫他爷爷,如今他老了,我却长大了。这话听了心里阵阵莫名的难受。因为我也已经长大了,曾经我总是把她和我的姐姐比在一起,为了那些许的相似容貌,从那以后在我的记忆里,她就有了姐姐的味道,有了特殊的含义。如今姐姐和我都已经永远告别了学生生涯,而她也要离开这长久的习惯了。

        那一刻,她在笑着,我却泪流满面,在凌晨并不喧闹的3、4点。第一次见到她在1995年日本靖江的世锦赛上,短发,颀长的身材,微微婴儿肥的脸,让她在这一扎堆的女孩里特立独行,她不爱笑,不像那时侯美国的多米尼克,总是甜甜的可爱的,她不是纤细柔美,不像那时侯罗马尼亚的高吉安,她也不喜形于色,不像那些总是容易出点错的中国小姑娘,那时侯她15岁,我13岁,见惯了体操女孩们那齐刷刷马尾便的我,立刻记住了她的姓氏,虽然我到现在还是无法记住她那个长而好听的俄罗斯名字。于是我看着她从96年的亚特兰大到99年的天津,从新千年的悉尼直到现在,在我们一次次以为她要放弃的时候她都留了下来,跟她同时期的女孩们都退役了,人生折入了另外的航道,最终她成为了这个时期里最亮丽的风景和标志,最终她也像她崇拜的博金斯卡娅一样,成了一段传奇。也许有一天我们会忘记这届的全能冠军是谁,但是我敢说我们不会忘记她,You are always the Queen!

         2008年的北京,不管是何种方式,都希望能见到你,离开了体操,25岁的女孩,青春还有的是挥霍的资本,有的是闪亮的未来,这样一个女孩,练体操,演舞台剧,上杂志封面,念博士学位,做总统的体育顾问,剩下的时间都用来谈恋爱,生活是如此的美好,生命是这样的缤纷,这样的你,永远会精彩的吧!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