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07-07

    忘…… - [填补在你我的缝隙]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eaandmoon-logs/255728.html

        走在路上,听老狼的歌,台风过境后的城市,烈日下吹过的风还带有微微的凉意,想到陈绮贞的歌,微凉的风,不知道她在这个时候会想写什么。

        在这个我极度无比熟悉的城市里,我第一次感到了孤单,也许是毕业前最后的喧嚣,使我实在无法适应这突如其来的落寞,这一帮人再也不会和我玩闹和我K歌和我吃饭和我逛街和我打牌和我看碟和我……一切可以想到的事情。他们散落在这个版图的四面八方,北京、深圳、海南、湖北、浙江、安徽……我不知道有生之年还能不能见到他们。再见面或许,不,肯定是事过境迁,他在唱一片年轻时落下的叶,落在地上已是昨天,我看着钥匙包上少掉的那把钥匙,想着我的昨天,经过离家不远的超市,我想到了在W市的那个超市,我很喜欢它,因为它跟家里超市的布局是一样的,每次都让我亲切,而现在我看着这里的它想到的是那里的它,人都是那么不容易满足的吧。竟然有了点触景伤情的难过,后毕业时代,人总是那么容易被感动。

        如同那个看完欧锦赛最后一场比赛的清晨,5点的光景,我打开窗,天已大亮,街道却出奇的宁静,整个城市还在享受最后的酣睡。也是5点的时候,那天我们一行人开始在通宵之后走向几站之外的车站,等待第一班公车的到来,仍是透亮的天,空荡的街道,这个时候的W市在初照的晨光下看起来分外的安详和干净,仿佛是要在我们离去的最后时刻,给我们留下它最美好的一面。还是5点,临行前的最后通宵,学校西门外还残留着氤氲的雾气,一如我们哭过的双眼,那天的比赛是法国和希腊,法国输了,跟最后一场比赛的结果一样,虽然我不喜欢法国,但是我知道他喜欢,一路上大家默默无言,清晨的紫菘行人罕至,我们默默地走回,默默地上楼,最终却忍不住在门口哭成一团。

        今天我最后一个打包的行李也寄了回来,上面写着寄出的日子,六月二十五日,从此跟W市就真的一点瓜葛都没有了,我不喜欢它,现在也不,只是我和我的朋友们在那里度过了一段苦乐交加的难忘时光,如今人已散,空留一座城市,让我不知怎样去怀念。

        我知道时光会冲淡一切,我知道最后的时刻人们总是容易多愁善感,我知道说着有空来玩多半是一个善意的幌子,但是到今天,2004·7·7,很有爱国意义的一天里,我想我还是没有忘记,不是快乐的回忆,而是那天的伤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