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06-14

    远去的童话 - [俗世里的麻醉剂]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eaandmoon-logs/220697.html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突然不喜欢看童话了,曾记得抱着一堆堆的童话书,趴在吃饭的大桌子上,躺在床上,或是绻在奶奶的藤椅里,最好再是加上一点零食,真叫是看的大快跺颐。最爱把童话书放在随手可及的地方,从来不会安分首己地待在书架上,床头边,书桌上,厕所里……如今它们安安静静地排在我的书架上,看着我躺在床上看垃圾杂志,趴在电脑前消磨完一个又一个的晚上和半个白天。

        最早的记忆是来自一本名叫《世界童话精选百篇 》的外国童话集子,在那时的我看来简直是厚的可以用来当枕头了,价格是6圆多,是个可以买很多东西的大数目了,妈妈出差的时候从杭州亦或是上海带回来的。最爱里面欧洲的古典童话,王子公主,每个女孩子的梦想,公主穿着漂亮曳地的长裙,等着邻国英俊机智的王子来把她带回自己的城堡,从此快乐无忧的白头到老。很虚幻但也很诱人,因为我知道不管会多么百转千回,波折重重,他们都会在一起的,也许这就是我对欧洲开始感兴趣的最初原由。

        然后饥不择食般地看完了意大利童话,法国童话,英国童话,德国童话,已经分不清哪个是哪个国家的了,只记得那个时候最喜欢的是洋葱头历险记 ,好多好多的水果蔬菜,让我老是对着家里的豆角,南瓜发呆;而俄罗斯童话是最不好看的,那本厚的跟我两本语文书差不多的《孔雀石箱 》让我看的直发困。

        格林童话 在那时是看不出里面深藏的社会意义的,只是觉得好看而已,直到前年看了最初版的格林童话,果然书如其名,令人颤瑟,暴力,色情,乱伦,性暗示,赤裸裸地剖开社会的阴暗面,真的是不适合小孩子的。还有在安徒生的童话集里,那时是永远只看它的第一和第二集的前面部分的,后面的太过晦涩和沉重,实在是我所不能理解的,就算是海的女儿卖火柴的小女孩 ,那也太悲惨,对于我这么容易掉眼泪的人来说真是看的太痛苦。当我在初三的时候终于拿出它的最后一本,看了它里面的最后一个故事—幸运的贝儿 ,看到他最后在舞台上慢慢倒下去的时候,哭得淅沥哗啦,什么幸运,见它的鬼去吧!

        那时觉得童话就该是快快乐乐,奇思怪想的,跟血腥乱伦的希腊神话是不同的,所以很自然地喜欢上了郑渊洁,从1989年小学一年级到2000年我高中毕业,我一直把那一本本的小杂志细心地收集起来,简直到了我耐心的极限了。他永远都为我们说话,永远都顺着我们的思想,回过头看他创作的过程,其实后面已经可以算是荒诞小说了,蕴涵了很大的社会意义,小孩子未必会懂,或许我们很幸运,跟他的儿子差不多大,我总觉得他是根据自己孩子的年纪来写他的故事的,他在长大,故事也在长大,而我也在长大,但是在上大学的那一年我终于放弃了那本小书。最最喜欢的是舒克和贝塔的续集 ,更加光怪陆离,喜欢开坦克的贝塔,其实在这里他们已经开始开五角飞船了,总觉得舒克有时太过正经,不如他的率性所为来得可爱。蛇王阿奔看得我最开心,记得在杭州一个小书店的角落里找到这本精选集,高兴地一路上脑门都冲了血一样蹦蹦地跳。也喜欢后来的一系列的一本杂志登完的那些故事,结局已不是永远那么美好,多了现实的残酷和冰冷,在早期的故事里,虽然过程会痛苦,像五个苹果折腾地球 或是活车 ,但是结局会让我终于放下心中大石,也许除了驯兔记 ,我也像皮皮鲁一样害怕一辈子都是一只兔子。

        在我最喜欢的时候,我们可以看到的却是有限的,远不如现在的小孩子那么幸福,很多的童话都是在那些插图本的故事集里看的,永远找不到文字的全本,好不容易找到的宝葫芦的故事 还有大林和小林 ,在小学难得对外开放的图书馆里,如货至宝,一天就看完了,小小心中要做个好孩子的念头开始猛烈地膨胀。而胡桃夹子小人巧克力工厂 直到现在我都没有找到,找到长袜子皮皮 是在高二那一年,已经不再那么热爱,但还是情不自禁,但是热情向别人推荐的后果是——这书再也没有回到我的手里。诶……叹口气先,从此不再随便借书给别人。

        虽然我还是一直在看,可是实在想不起什么时候已经不再狂热,也许就是在初一的那个暑假,过完了最后一个六一儿童节,看完了市图书馆儿童部里几乎所有的书后,我已经开始不再狂热,在语文老师的尊尊教导下,开始向大部头的世界名著进军了,虽然它们并没有那么吸引我。我的童年就那么结束了,吃着最后一次学校里发的小蛋糕,戴着儿童节的小红花,最后一次跳了合着儿童歌曲编的舞蹈,我要开始过五四青年节了。

        现在我明白童话其实并不是那么简单的儿童文学,它有很深的意义的,但是又何必去深究它的含义呢,小孩子们不会喜欢的,他们只会喜欢吸引他们的情节,我们已经活的太累,看看让自己快乐的书就不要那么愤世嫉俗了。所以我最不喜欢嫫嫫 这个童话故事,什么揭露了资本主义剥削人的罪恶,哈,我只知道我爱看外国的童话,好的东西是属于世界的,不用那么偏见。

        所以我现在喜欢哈利·波特 ,满足了我所有残存的好奇和仅有的想象力,还有符合长大了的我的被撑大了的刁蛮胃口,一点点的惊险一点点的黑暗,似曾相识的青春期的感受,朦朦胧胧的年少时的情怀。小巫师,我不会苛求你永远不要长大的,人总是要向前走的,就算是在故事里也不行的。虽然我们看不到他们的以后,可是他们会继续在他们的空间里生活着,呵呵,我总是这么想。恩,或许他们也在想,呼呼,终于没有人一天到晚盯着我们的生活了,我可以去看看肥皂剧,还可以在自己的房间里睡个昏天暗地或是大哭一场啦。

        啊!不过那个人好象更像是我的样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