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5-11

    莫名的购物狂 - [无差别哈利·波特乱谈]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eaandmoon-logs/1180482.html

        继续啊,今天陪同事去买MP3的时候,莫名其妙,鬼使神差的把刻录机给买了,花了800个大洋啊,诶,干什么事情都是一时兴起的我啊,连等到去南京买都等不及了~~~~还买了几张日剧,颜和极道鲜师2,可比南京贵多了~~~不过去南京的话还要加上不菲的交通费,恩,稍微平衡点了~~~貌似都是仲间由纪惠的片子的说,恩,慢慢看的说。

    交换(第一部)

    第七章

    这个晚会比赫敏想象的还要让她感到难受。它在一间巨大的寒冷的大殿中举行。房间里到处都是穿着黑袍的食死徒。有一个身材巨大的女人是食死徒中唯一的女性,她正在那里张狂地笑着,声音象一台坏了的水泥搅拌机。

    “那是伊丽费娜·巴比,”哈利在赫敏的耳朵边轻声介绍:“我看见了她和卢修斯有不正当的关系。”

    “哦呀!!”赫敏发出了怪怪的一声惊叹。

    哈利笑起来。

    他看上去已经好多了,虽然脸色仍然有有些苍白,可他的精神状态还不错。他如同一个真正的德拉科,穿着家里豪华的黑袍,与其他食死徒彬彬有礼地打招呼。

    赫敏知道他只是在力图让自己保持镇静,让自己是‘真正的马尔夫罢了。看着他的外表,她突然想起了自己这么多年以来,对真正的德拉科存在的一种很特殊的‘仇恨’,一种格兰分多的很多女孩子都存在的‘仇恨’——为什么象德拉科如此讨厌的人,却有如此迷人的外表呢?

    此刻,赫敏才意识到德拉科的外貌是属于那种古典美的范畴,那是一种哈利所不具备的美丽。曾经有一段时间,她甚至希望哈利也能拥有那样的美丽……

    哈利其实也很英俊,但是那种温和的英俊并不会使她感到紧张。

    可现在,在哈利身边,她却开始困惑,开始紧张——这个在我身边的人,他到底是哈利,还是德拉科?

    于是她将注意力又向伊丽费娜转去。“卢修斯一定有受虐倾向……”她指指伊丽费娜和卢修斯之间在体格上的差距。

    哈利笑起来:“正确,尤其是,他居然连你的主意都敢打……”

    赫敏吃吃地笑着,用手肘轻轻击打了一下他的肚子。

    哈利捂着自己的肚子继续笑着。

    “就没有什么可以吃的东西吗?”赫敏问,她环顾四周。除了人,就还是人。

    “我想没有吃的。”哈利左右看看,“我估计卢修斯只是想告诉每一个人他的那个恶魔计划,他可没有把供应食物计算在内。”

    “你想我们现在可以开始行动了吗?”赫敏一边说,一边伸长了脖子向四周看,她知道,现在在某处的墙角,德拉科正披着隐身斗篷站在那里。她已经将卢修斯的计划详细告诉了他,也告诉了他有关营救布莱克的事情。现在他们所要做的,就是等待时机,趁大家不注意,赶快去地牢将布莱克救出来。

    “我们可以试一下……”哈利赞成地点点头,“如果被他们发现了,我们也有可以开脱的理由。”

    “我们只是不想被人打扰,好好发泄一下我们16岁的青春冲动……”赫敏故意撒娇似地说着,逗哈利脸红。

    “的确……”一个声音在他们身后响起——那是卢修斯的。

    赫敏吓得跳起来,脸也变得通红。伊丽费娜·巴比和他站在一起,她看着赫敏的眼神,就如同一个母亲在打量她不懂事的女儿。

    “我们吓着你们了,亲爱的?”她亲切地对哈利笑笑,“你今晚看上去英俊极了,真象你爸爸。”

    “哦……”赫敏又忍不住发出了一种声音。

    “拉文德只是在和你开玩笑。”哈利急忙为她掩饰,

    “我想也是……”卢修斯仍然盯着赫敏不放,在他的眼神中赫敏看出了他的心有不甘,以及对她刚才在房间中居然敢反抗的恼火。可是在伊丽费娜面前,他却柔声细语地说:“伊丽费娜,这就是拉文德·布朗,我家年轻人的女朋友。”

    赫敏向伊丽费娜殷勤地笑着,伊丽费娜也向她笑笑。

    “好消息,德拉科。”卢修斯接着对哈利说,“有人来向我报告,哈利·波特曾经出现在了我们家管辖的城镇里……”

    “那的确是一个好消息…”哈利的声音都有些变了——他当然知道卢修斯说的‘哈利·波特’是谁。

    “他是一个人吗?”他还是想确定一下。

    “不,还有一个女孩子。”

    “那他们很快就会出现在这里啦?”哈利说。

    “当然,而且我们已经做好了随时欢迎他的准备。”卢修斯说。

    可怕的沉默席卷了赫敏和哈利,他们两们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半晌,赫敏才勉强说了一句:“或许,那个女孩是哈利的女朋友……”

    “我也这么认为。”卢修斯用目光来回地扫视他们两个,最后说:“回见,孩子们。”然后,他带着伊丽费娜消失在人群中。

    “这又不是什么漫画小说中的冒险故事……”半天,哈利才憋了这么一句出来。“我们时间越来越紧了。我看,我们开始行动吧。”

    哈利带着赫敏偷偷溜出了大殿,他们听到后面传来小心翼翼的脚步声,他们知道——德拉科跟上来了。于是,按照德拉科的指令,他们开始从最近的路向客厅出发。

    “我带着女朋友!!!”哈利还在为刚才的事情耿耿于怀。他的头摇得象拨浪鼓,“哦,我没有带女朋友!我可不是那样的人,赫敏。”

    “我知道……”赫敏为哈利的认真劲感到十分好笑。

    “而且,到目前为止,我的女朋友总数就是为——零!”

    “那是因为你把所有的时间都浪费在追求张秋身上了,可她一直没有说是你的女朋友,不是吗?”赫敏有些酸溜溜地说,“但是,我想你就快要成功了。”

    “我看不见得。”德拉科的声音又平白无故地冒了出来。

    哈利就如同预感到了些事情,他停住了脚步:“马尔夫,你对秋干了些什么?”

    “什么也没有干啊!天,我可是君子!”德拉科回答道,声音里透着委屈“是她一直在纠缠我呢!!要我和她约会……我想是我那就算你丑陋的外表,也无法掩盖的华丽气质吸引了她吧,她向我展开了最猛烈的追求……”

    “你的华丽气质?你的华丽气质??!!!是你爸爸说的,你那象同性恋的气质,还是你一天花23小时在梳理你的头发上的气质??你到底对她做了些什么?!”哈利看上去要抓狂了。

    德拉科忽略掉他的愤怒,快乐地说:“我说,我对她根本不感兴趣……”

    “你怎么要干这种蠢事?”哈利狠不得脱掉德拉科的隐身披风,好好揍他一顿。

    “因为我知道,你根本就……”德拉科的话突然断掉了,他说“看,我们到了!”

    客厅到了,哈利和赫敏紧紧跟在德拉科后面,打开了大门。他们看见了一幅叫马沃罗·马尔夫的画像被挂在了以前那个女人画像的地方,他一看就是马尔夫家族的某位成员。

    但时间已经容不得他们再细看了,他们走到了门板处,蹲了下来。

    “我实在没有想到你居然会这么做,德拉科。”一个十分温柔而危险的声音说道。

    哈利他们都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们看见卢修斯站在客厅的阴影里。他的周围全部都是食死徒。伊丽费娜也站在卢修斯身边,她的眼神根本没有了客厅中的温柔,她显得阴险而狠毒。

    “你!!”她指着赫敏说道“你说你叫什么名字?”

    “拉文德……”赫敏结巴起来,“拉……拉文德·布朗。”

    “我知道布朗。”伊丽费娜说,她走到了房间正中,“我也认识他的女儿!拉文德·布朗不是你这个样子的。”她向四周的食死徒发出命令“抓住她!”

    哈利无谓地将身体挡在了赫敏的前面,愤怒地看着向他们包围而来的食死徒。

    “让开,德拉科!”卢修斯刺耳地命令道。

    “不!不许碰她!!”哈利寸步不让。

    “她是间谍!”伊丽费娜冷淡地说:“她是我们敌人的朋友,她是个探子!在城镇中,人们看到的女孩就是她!!她来这里不是为了来拜访你,而是为了哈利·波特的!我们要让她告诉我们哈利·波特的行踪。”

    “你没有什么责任,德拉科。”卢修斯补充道,声音简直犹如一位慈父。“被自己心爱的女人愚弄总是让人难以接受的,许多比你优秀的男人也会被女人的美貌所迷惑而丧失判断力。我知道你也不例外……可是如果你及早抽身的话,德拉科,我向你保证——我不会伤害你,绝对不会……”

    “说谎!!”哈利咬牙切齿地说,“你一直在伤害我,你以伤害我为乐趣!!”

    一丝扭曲的笑容在卢修斯脸上绽放,他点点头,“或许吧……”他说,并冲两个食死徒点点头。那两个人立即向哈利扑过来。

    哈利沉着地掏出了魔杖,对准了他们,向他们展开了攻击。但他万没有留意到,另外两个食死徒却已经暗中接近了他和赫敏。

    当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哈利手中的魔杖已经被一个人夺走了,另一个人将他打倒在地,并用有金属外壳的靴子狠狠地踢向了他。

    哈利的身体痛苦地卷曲在了一起。

    “哈利!!”赫敏尖叫起来——她也被蜂拥上来的食死徒牢牢抓住了。她看见那个人再次向哈利踢去。

    “小心一点……”卢修斯懒洋洋地说,脸上带着一丝惬意的笑“再怎么说,他也是我的继承人啊。给他一点教训就可以了。”

    食死徒看看哈利:“别担心,他还活着。只是一时半会儿醒不过来了。”

    “那就让他躺着,”卢修斯漠不关心地说,“把那个女孩子带来!”

    几个食死徒拖着赫敏向卢修斯走去。赫敏已经不再挣扎了,她几乎没有知觉了。

    她看见哈利躺在地上,如同一具尸体,鲜血慢慢地从他卷曲的身体下流了出来,在冰凉的地板上积成了小小的一滩血泊……

    “哦……拉文德,”他说,“我有这个荣幸知道你的真实名字吗?我倒不是对你感兴趣,我只是非常想知道那个波特男孩在哪里?”

    赫敏闭上了眼睛,此刻她的脑海里全部是血泊中的哈利。

    “你……杀了他!”她颤抖着说。她甚至不想叫‘德拉科’这个名字,更不想说‘你杀了你的儿子……’

    因为在赫敏的心中,用这样一个冷酷的男人取的名字来称呼德拉科和哈利,用父子来确定德拉科和哈利与卢修斯的关系,对德拉科和哈利都是一种折磨和侮辱。

    “德拉科会安然无恙的。”卢修斯不耐烦地说,“不要再假装勇敢了。快告诉我们,波特到底在哪里?”

    赫敏睁开眼睛,看着卢修斯那双银灰色的眼睛——它们象冬天一样寒冷。

    赫敏摇摇头。

    “那好。”卢修斯平静地说,他取出了他的魔杖,将它靠在了赫敏的胸口上,他的脸凑进了赫敏,赫敏感到他的嘴唇已经贴到了她的脸上。

    “钻心剜骨!”他柔滑地念道。

    那是一种难以想象的痛苦,远远超过她的想象之外。她的身体好象被烈炎炙烤着,又被利刃切成了碎片,还被无情的巨手在撕扯……她在一瞬间尝试到了千百种被暴力摧毁肉体的方式,她听见了自己的尖叫,她觉得自己的身体已经不符存在了。

    她的听觉,视觉已经荡然无存了。

    她只是想尖叫,尖叫!!

    然后……

    死亡……

    卢修斯拿开了魔杖,痛苦终结了。

    食死徒们放开抓住她的双手,赫敏颓然地跌坐在地上。 

    “很痛苦,不是吗?”卢修斯温和地问。

    “白痴。那是明摆着的。”赫敏听见自己这样回答。

    卢修斯的脚轻轻地踢了一下赫敏的肩膀,赫敏就立即犹如没有根基的一棵野草倒在了地上。

    她仰面看着上空德拉科父亲那笑盈盈的脸,心想:“我要死了。是的,我要死了。那样我就不会告诉他们哈利在哪里了,真是太好了。”

    “你不必死……”卢修斯蹲了下来,用冰冷的手抚摩着赫敏的脸“只要你告诉我们,哈利·波特在哪里……”

    赫敏什么话也没有说。

    卢修斯将她半抱了起来,再次用唇吻吻她的脸,‘对不起了,亲爱的。’他微笑着,再次举起了魔杖:“钻心……”

    “停止它!!!”有人的呼喊越过了房间,赫敏觉得它仿佛来自与百万光年的天际。

    “离开她!!!!!”那个声音嘶哑地喊着。

    赫敏知道他是谁了,一种绝望的利刃比咒语更猛烈地穿过了她的心。

    “不要!!”她想呼喊,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德拉科,不要!!!”

    但是,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眼睁睁地看着德拉科拉开了隐身斗篷向她冲来。

    他明明可以默不作声地藏在那里,直到食死徒全部都离开为止—他是没有危险的。

    可是他来了……

    所有的人都为他的现身而吃惊。

    包括卢修斯在内。

    “快放开她!!!”德拉科再次说,他的语气中包含着不容拒绝的命令。

    可是他看上去很害怕。

    他的容貌更可怕。

    他象是一个鬼魂。

    汗水打湿了他的黑发,他的脸比雪还要白。

    可是他好象已经下定了决心。

    “是我,我就是哈利·波特。我在这里!!!”

     

    第八章

    这里有一丝光亮,在他的眼皮处闪动了一下,给他带来了一种刺骨的疼痛,接着他就清醒了过来。

    哈利呻吟了一下,想活动四肢。但是却发现自己的手已经被铁链牢牢地捆在了床上。同时,他觉得自己的头疼痛无比,就好象被千百个大锤正在用力敲打一样痛苦。

    “躺着别动。”一个声音在说。

    哈利一偏头,看见南茜丝就坐在他的身边。她的手里握着一把巨大的锯子。

    哈利闭上了眼睛:‘我一定是在做噩梦…一切都是噩梦…’他自己对自己这样说,然后他再次睁开眼睛—南茜丝还在他的身边,手里的那东西就是锯子,没有错。

    一切都是那么真实,南茜丝开始用锯子为他锯开捆住他手腕的铁链。哈利看见她的脸色很苍白,她美丽的眼睛微微泛着一些血丝,她的眼角在奇怪地抽搐着。哈利暗中祈祷她千万不要一个偏差,将他的动脉血管给锯到了。

    “我没有办法破解你父亲的咒语,只有这样了……”南茜丝沙哑着声音说。

    “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哈利小心翼翼地说,他的左手已经可以活动了。他看见南茜丝又开始割他右手的铁链。

    “你的父亲,”南茜丝的声音压得很低,“不想你到地牢去救你的女朋友……”她伸出一只手轻轻地抚摩了一下哈利的脸,露出一个苍白的微笑。哈利感觉到她的手很凉。

    “不用担心,她现在很好。她和布莱克在一起,他可以照顾她。”看出哈利的担心,她安慰着说道。

    哈利看见她的眼角又抽动了一下。

    链条终于被割断了。哈利活动着被捆出血的手腕,着急地问道:“赫敏受伤了吗?我记得当时那些食死徒是想用钻心咒……”

    “哦,他不会杀死她的……”南茜丝不自然地打断哈利,“他只是想用那个咒语强迫她说出哈利·波特的下落。但是他还想要她……”

    哈利觉得浑身发凉,他紧张得想呕吐了——“她发生了什么事?”

    “你父亲,”她淡淡地说“在强迫你的女朋友的时候……那时……哈利·波特突然显形了——原来他一直都躲在一件隐身斗篷的下边……所以大家都没有发现他。可是他突然自觉自愿地出现了。”她没有任何感情地说,“紧接着,食死徒就带走了他。”

    哈利努力克制住自己的颤抖,他将手放在了南茜丝冰冷的手背上,她的手依然握着那把锯子,它们冷得就象冰块一样。

    “好吧……”哈利艰难地说“请相信我,这很重要,虽然我知道这样问有些难为你,但是我还是不得不问——你……知道哈利……是否还活着吗?”

    她点点头。

    “那他在什么地方?”

    “在牢房里。”她说,并把自己的脸转开了。她的眼睛里滚落出了两滴晶莹的泪水,她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哈利从心底里觉得自己很对不起南茜丝——他并不明白南茜丝为什么哭,但是他隐约觉得这和德拉科有关。

    他滑下了床,让自己虚弱的双腿支撑着自己向门外走去。

    南茜丝只是默默地看着他打开门,消失在门外——从头到尾,她没有说一句话,也没有阻止他。************************************************

    这是在梦里吗?

    赫敏看到自己来到了对角巷。她和哈利在一起,目的是为了买一双短袜。

    赫敏从来没有梦到过和哈利一起买短袜——虽然他时常出现在她的梦里,虽然在梦里他总是比现实的时候要好看太多,虽然他有时什么都不穿……当然也没有穿短袜……可是在今天的梦里边,他实在太奇怪了。

    哈利穿着整齐的衣服,看样子十分地严肃。

    他们不停地找呀找呀……可是就是找不到卖袜子的地方。

    他们四周的景物都是黑白的,而且冷得很。人们从他们的身边匆匆走过,都对他们视而不见。

    赫敏心中害怕起来,她突然跌倒了,于是她想伸手去拉哈利。

    哈利摇着头,向后推了几步。

    “我不能扶你了,我要坐下来了……”他的声音起伏不定,象游丝一样微弱“我好疼……”

    “你为什么会疼?”她紧张地问。

    哈利缓缓地脱开他的外套,她看见了一把刀——那刀大概有十英寸那么长,它深深地插在哈利的勒间,他白色的衬衫完全被鲜血染红了,红色的血液还顺着露在外边的黑色刀柄向下流淌……

    赫敏低头看着哈利的鞋子——血如同下雨一样在他的脚边滴落。

    “这刀……”哈利痛苦地说“它不是我的,你知道的。这是德拉科的……”

    赫敏尖叫起来。

    “赫敏!!”有个人在她的耳边呼唤她,并用手用力打她的脸,“快醒过来。”

    赫敏打开眼睛,看见了布莱克的脸——她知道刚才的那个一定是一场梦。

    要是在平时,她一定会为被人打断了有关哈利的梦而感到沮丧,但是这次她很高兴自己能脱离那个梦境。

    “嘿!!!小天狼星!!”她捂着发疼的脸高兴地冲他笑笑!!“嗨!!”

    布莱克疲倦地回报了一笑,“你醒了真是太好了。很遗憾这样摇醒你……如果我有魔杖的话,或许就不会用这样粗鲁的方式了……”

    赫敏腼腆地笑了一下,尝试着坐起来。现在她身体的每一个部分还是如同针扎一样疼痛。她环顾四周——这里有粗大的木栅栏将他们围困起来。她的背后是冰冷潮湿的石壁,她的前面有一个石凳子。四周静悄悄的,看上去只有她和布莱克被关在了这里。

    “哦,我的上帝。”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便用力抓住布莱克的手臂:“哈利……还有德拉科……他们在哪里?”

    “我不知道?”布莱克看上去十分冷静,“我还以为你可以告诉我呢……”

    赫敏摇摇头。

    “当那些人把你带到这里来的时候,你已经昏迷了,脸色白得吓人!哈利和德拉科都不在你的身边。他们把你扔在我这里就离开了。”他笨拙地拍拍赫敏的肩膀,力图让她放松一点。然后问:“你还记得些什么吗,赫敏?”

    赫敏用手抓抓自己的头发,想理清自己的思路——一但是想到刚才的那一幕,就让她心疼不已,就象有千百把利刀插在自己的心里边一样:“那是相当可怕的……”她说,“那些人带走了德拉科,他们以为他是哈利……而哈利……”说到这里,赫敏被一股恐惧感侵袭着,但她强迫自己保持镇定,慢慢地向布莱克讲述傍晚发生的一切。

    ***************

    “……然后,德拉科冲出了他的斗篷……接着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我不知道哈利去了哪里,也不知道德拉科去了哪里……我被卢修斯的咒语折磨得晕了过去……”赫敏终于讲完了一切。但她突然间又害怕起来:“或许德拉科现在已经被杀死了……布莱克……我该怎么办?”

    “他们不会杀死他。”布莱克说“既然他们认为他是哈利,那他们就一定会用黑暗魔法来控制他,但这个黑暗魔法只有伏地魔会用。所以,我们在这之前,还有一点时间。”

    “那他们召集伏地魔过来需要多少时间?”赫敏的心如同看见了一丝微弱的希望而激动起来。

    “这个嘛……”布莱克吞吞吐吐了一下,似乎是不想扫赫敏的兴,然后才说:“这个……可不象麻瓜人坐公车那样费事……伏地魔运用瞬间移动立即就可以来,只是卢修斯这种人一定会在他来之前将一切都安排好—从一个方面来说,他更象是一个完美主义者。所以,到现在为止,他一定还在准备着什么,而没有通知伏地魔。”

    分享到:

    评论

  • 呼呼~mm果然是一时冲动的很啊
    回复zzhheenn说:
    嘿嘿 ,女人就是冲动购物的动物啊!!!
    2005-05-12 21:53: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