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5-10

    耳朵里的指针 - [无差别哈利·波特乱谈]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eaandmoon-logs/1177937.html

        那个,其实题目没有任何意义,只是突然想到这个词语而已……今天又被拖去应酬加喝酒,实在是想不通啊,为什么会有人喜欢喝酒,那么难吃的东西,还乐此不疲喝到内伤加外伤……

        继续贴后面的部分~~~~~~

    交换(一)

    第三章

    “……关于哈利·波特。”

    哈利手一松,剑哗啦一声掉在了地上,发出巨大的响声。卢修斯和米克拉都转过头来看着他。

    卢修斯皱着眉毛:“德拉科,你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哈利只好强迫自己说话:“没……没有……这个,哈利·波特怎么啦??”

    卢修斯仔细注视了哈利好一会儿,才又将注意里转移到米克拉身上,但他谈话的对象依然是哈利。“德拉科,你不是老是在我面前念叨哈利·波特吗?他最近怎么样啊?”

    哈利觉得自己必须要说一点什么,于是他只好结巴着说:“我……我有和他进行魁地奇比赛……”

    “如果能从你的话里边找到什么线索。”卢修斯不屑一顾地说“那就是,和往常一样,你又输给他了?”

    哈利点点头。虽然他竭力想表现出难过的样子,却怎么也掩饰不了自己听到这句话的喜悦心情——他高兴得笑容满面。

    卢修斯和米克拉都好奇地凝视着他——觉得他的表情怎么看也不象是羞愧的样子。终于,卢修斯无望地对米克拉说道:“说说你听到的新闻。别告诉我,又有什么不切合实际的轻率安排,发生在这个男孩子身上。”

    米克拉得意地笑笑:“这次可是一个好安排,卢修斯。非常巧妙,非常合理。我该怎么形容呢……哦,就是人们常说的狡猾和邪恶吧……”

    “是吗?”卢修斯的声音一下子提高了好几分贝,仍然是一幅很不屑的表情:“如果你说的计划就是如上次在哈利·波特过生日的时候一个愚蠢的食死徒给他寄毒药蛋糕,结果被他那个愚蠢的表兄吃掉,引发他呕吐不止,差一点死掉;或者是帝姆·纳特企图将他从霍格沃滋拐走,结果被打人柳敲掉了脑袋;又或者是扎比利试图在他的扫帚上安放炸弹,结果被邓不利多发现,将炸弹转移到他的扫帚上……最后魔法部的人有将他的尸体用火柴盒带走!!!!”卢修斯说得恼羞成怒,声音越来越刺耳:“那样引魔法部发笑的‘妙计’我宁肯它从来就没有产生过!!!”

    哈利记得那次的生日,他被接到了隔壁费格太太的家里边度过。而达德里则很不幸地偷吃了他的蛋糕——可怜的家伙,他一直俯在窗台上呕吐,一步也不敢离开,直到脸色发绿……最后还是魔法部的人来摆平的这一切……

    “哦,够了,卢修斯,拜托你听我把话说完。”米克拉抱抱怨怨地说。

    卢修斯抱这手说:“你还有五分钟。”

    “的确,这个男孩子在麻瓜家庭和霍格沃滋都受到了严密的保护。我们只有诱骗他自行离开保护范围才可以捉住他……记得上次我们送他的地区魁地奇比赛球票吗?他差一点就上当了……可惜邓不利多不让他去……”

    “等等……”卢修斯说:“这次你还打算这样?哦,这不会有什么改变的。”

    “当然不是!”米克拉说道:“我们知道这样行不通了。我们不可能随便接近这个男孩,无论是霍格沃滋还是在那个讨厌的韦斯莱家里,我们都不容易伤害他……”

    卢修斯看上去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但是!!”米克拉补充道“我们发现了一个人,这一切就有转机了。为了这个人,哈利·波特可以不顾一切……”

    卢修斯的声音很冷淡,但他的眼睛却明显地收缩了一下:“你还真抓住了哈利·波特的小辫子?那那个人是谁?”

    哈利的手握紧了,他看见米克拉脸上露出的丑陋笑容,这让他想起了海格饲养的宠物——炸尾螺……

    “小天狼星·布莱克。”米克拉一字一顿地说。

    **************************

    德拉科拖着沉重的步伐,麻木地返回了格兰分多的公共休息室。出于习惯,他坐在了赫敏的身边。赫敏穿上了一件粉红色的袍子,看上去很可爱;而罗恩也坐在赫敏身边,正在看一本厚部头的书,名叫《麻瓜战争史》。

    “马尔夫的爸爸来了,他将马尔夫接回庄园了。”德拉科声音发干地说。

    “把他接到哪里去了?”罗恩放下书。

    “马尔夫庄园,他们住的地方。”

    “太好了!”罗恩赞叹道,重新举起了书“而且最好就不要再带他回来。”

    德拉科‘哼’了一声。

    赫敏注视着他:“哈利。”她温和地说:“这不是你的错,因为是他先攻击你来着。”

    德拉科没有回答。他的头脑中充斥着他父亲冷酷地注视着他的画面。如果哈利的变身时间不够长久—如果他在庄园的时候还原了,如果卢修斯发现这个被他接会家的男孩不是他的儿子,而是他的主人伏地魔最大的敌人的时候…他一定会杀了哈利。

    对此,德拉科没有丝毫的怀疑。他记得父亲在以前对他转达过伏地魔说的话。

    “无论是哪个食死徒,只要他能第一个杀死哈利·波特,我就会给他至高无上的荣耀……”

    罗恩的话打断了他的思路:“啊,麻瓜人的战争史还真是有趣呢。”他说:“多奇怪啊,他们应该用他们发动战争的那种东西到马尔夫庄园去试试……叫什么来着……哦!!原子弹……”

    德拉科站了起来:“我要上楼了。”他受够了罗恩了,再不离开的话,他只怕自己又要让一个人躺在医院里了。

    就当他头也不会地走上楼梯的时候,他听见身后有咚咚的脚步声。回头一看,是赫敏跟了上来。她巧克力色的大眼睛中充满了忧虑。

    “哈利。”她不安地说:“你看上去很烦躁,是什么在困扰你?是马尔夫吗?”

    德拉科怔怔地看着她,无数奇怪的情感冲击着他的心:一连两天扮演哈利·波特的压力,痛苦、震惊、焦躁,一直到现在的恐惧——恐惧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在哈利·波特的身上,发生在自己身上;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德拉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他无处发泄这样的情感,看着站在自己眼前的赫敏,他更不知道自己现在是想冲她大吼大叫还是想再次吻她……或者他两个都想……

    “我只是太累了,赫敏。”最后他只能这样说:“我只想回床上好好睡一觉。”

    “那你可以让我解释一下今天下午发生的事情吗?”她问“在游走球之后的事情……我……我不该向你发脾气,我真的想不出任何理由来恨你,虽然……你……吻了我,但实际上……”

    她一步步走向德拉科,眼中充满了一种温柔的光芒 ——这是一种深深地,被哈利·波特吸引的光芒。

    德拉科感觉到了。

    于是,他爆发了。“不……你什么都不要说!赫敏!!”他叫起来:“什么也不必解释!!”

    他飞快地从赫敏身边逃开了。

    赫敏愣在原地一动不动,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男生宿舍的画像后面。

    **************

    听到小天狼星的名字时,哈利身体摇了一下,但他立即警惕地向四周看看——他们没看见吧?没看见吧?

    “我们知道他是哈利·波特的教父。”米克拉说道:“就是找到他有一点麻烦,不过我们最终还是发现他的行踪了,当然,这完全是虫尾巴的功劳。他最大的优点就是对曾经到过的地方的路线过目不忘。他还记得在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布莱克带他去过的一个秘密藏身所。当他找到那里的时候,他发现了布莱克,并出其不意地对他实施了一个捕捉的咒语……”

    “说到正题了……”卢修斯还是一幅冷冰冰的样子:“你到底要我为你做什么?”

    米克拉笑起来:“好啦……”他将声音放低说道:“其实很简单,明天虫尾巴就会把布莱克带回来。我们需要找一个安置他一两晚的地方,等我们将那个男孩通知到,我们要做的,就是让他单枪匹马来到救布莱克,然后将他们一网打尽。而我们知道,你,卢修斯,拥有世界上最好的地牢,不是吗?”

    “哦,谢谢你的夸奖。”卢修斯的声音十分尖锐“好了,这根本不是一条什么妙计,但是比起你以前出的其他蠢主意来说,算是最聪明的了。”他的眉毛皱了起来,就象是回忆起了许多不开心的事情:“说起来,我也很久没有见过布莱克了……”他揉揉额角“自从毕业以后就没有见过……那我就答应安置他一两天吧,就算把它当成老同学之间的一个小聚会……”

    说着,他和米克拉都笑起来,但哈利没有。他觉得自己已经紧张到快要晕倒了。

    门在这个时候又被人打开了,一个身材苗条的金发女人走了进来。她没有穿巫师的黑袍子,而是穿了一件很漂亮的黑色露肩晚礼服,长长地拖在地上。哈利立即认出了她:她是德拉科的妈妈。

    “南茜丝。”卢修斯·马尔夫说“出了什么事?”

    女人微笑起来,看上去非常年轻漂亮。哈利回忆起了当时的世界杯上看到她的情景——德拉科那苍白的皮肤和漂亮的外表一定是继承了她。

    “我想借德拉科一小会儿……”她温和地说:“自从你接他回来,我就还没有看见过他。”

    卢修斯挥挥手:“好好好……带他走……”他说。

    哈利看着德拉科的父亲,他非常希望留在这里,听他们讨论有关布莱克的事情。所以他说:“但是父亲,我……”

    “德拉科……”卢修斯的声音冷得象一块冰:“和你妈妈走。”

    非常勉强地,哈利跟着南茜丝·马尔夫离开了房间,他以为南茜丝要试图拥抱他或者来吻他或者以其他什么过分亲密的方式来欢迎他。但是,她没有。她只是沿着过道,走向一个哈利不知道的地方。

    哈利跟在她身后,随时保持着警惕。他意识到这是尽快熟悉马尔夫庄园的好机会时,便开始仔细端详起四周来。

    不久,南茜丝在一个充满了童话色彩的走廊上停下来。起初哈利觉得这里看上去象是被众多的洋娃娃的画像充斥走廊。但很快,哈利就发现这些画像居然是婴儿时期的德拉科。

    他不由自主地笑起来。

    “哦?”南茜丝也笑了:“你小娃娃时候的照片,他们很可爱,不是吗?”

    哈利一幅一幅地观赏着,其中一幅是德拉科三岁的时候照的。他穿着一套粉红色的短衣短裤,戴着粉红色的帽子;另一个是他五岁时的照片,他已经被打扮得十足的马尔夫味道了——他穿着黑色的斗篷,长长的金发卷曲着,象极了一个女孩子。画像中的小德拉科正以非常暴力的方式撕扯着他那带花边的长袍衣领。

    “是的,他们很可爱。”哈利一边看,一边笑。

    南茜丝带他又走过了许多弯弯曲曲的走廊,最后进入了巨大的用餐室。她打了 个手势要哈利坐下,然后离开去给他拿食物。

    哈利独自坐在巨大的餐桌面前,感觉它仿佛有几英里那么长。巨大的银灰色烛台上插着七根绿色的,刻有毒蛇标记的大蜡烛在发着幽幽的冷光,墙的两边是清一色的马尔夫家族的照片,他们在光线的作用下看上去都很丑陋——清一色地用冷酷的眼睛,狠狠地瞪着哈利,然后用手指在脖子处做出割喉的动作。马尔夫家族巨大的族徽标记被织在一张绿色的挂毯上,挂毯从屋顶垂到了地上。那条银色的大蛇在字母“M”上盘绕着,咝咝地吐着红信,显得分外邪恶。又有一幅巨大的图画很不合适地安放在前面的墙上,那里有一个巫师正干净利索地解决到另一个巫师,血流了一地。画像的下面有一行拉丁文,似乎是一句格言。哈利的拉丁文学得不好,他认为要是赫敏在这里就好了——她对这些很在行。但现在一想到赫敏就让他心疼。

    南茜丝回到了房间,手里端着茶壶、牛奶和一碟面包。“来,拿去吃。”她说,并将这些放在了哈利的面前。她坐在了哈利的对面看着他吃。“波姆弗雷夫人告诉我,你从昨天到今天只吃了一点东西……”她轻声说,用眼睛仔细地看着哈利将面包往嘴里送。

    “那……妈妈……”哈利说,并努力让自己的口气显得很亲热“你带我到这里还为了其他的吗?”

    “我给你绣了一条带子,我希望你把它带回学校去。”她说“上面我用金线绣了马尔夫家族的族训。你父亲曾经暗示过,希望你即使在学校里也不要忘记它,并要时刻学习和警记它。你想看看它吗?”

    哈利根本就不想看,但是他只能说:“当然。”

    南茜丝立即跑出房间,然后又很快跑了回来。这次她的手中有一个深绿色的天鹅绒带子,她把它递给哈利,哈利看见了上面有一行清秀的金字:

    “ 处罚导致害怕,害怕导致服从,服从导致自由,因此处罚带来自由。”

    一瞬间,哈利似乎可以理解德拉科那恶劣个性产生的根源了。

    “哦,妈妈,它好漂亮。”哈利让自己的口气中充满了对这条带子的好感。“我敢打赌,世界上所有的孩子都会希望他们有这样一条带子,也都会害怕带子上的这句名言的。”

    片刻间,哈利觉得自己有些失言了。他紧张地抬起头,却发现南茜丝只是淡淡地对他笑了笑,哈利立即把眼睛移开了。因为当他看着德拉科母亲的脸的时候,他充满了愧疚感——如果没有看错的话,南茜丝的的眼睛中不知为何,居然噙着泪花。

    大厅的门伴随着巨响,被打开了。卢修斯和米克拉走了进来。“南茜丝,给米克拉来一杯茶,好吗?”卢修斯大步走向南茜丝。

    “当然,当然。”南茜丝迅速地用手擦擦自己的眼角,站了起来去冲泡茶叶。米克拉坐在了哈利身边,

    “哦,德拉科。当我们还是学生的时候,我们总是在斯莱特林干一些有趣的事情。那你又如何呢?”

    “我们呀……”哈利想了想“你知道啦。我们时常召开年轻食死徒的聚会,讨论我们应该怎样才能更好地打击那些地位低贱的同学,让他们无法在学校立足。有时,我们也不睡觉,修炼魔法。但有时我们也只是到厨房去做一些让批萨饼飞来飞去的恶作剧……”

    哈利以为他这样会被他们臭骂一顿,谁知米克拉表现出了高度的赞扬的神采:“哦,真是一个很不错的孩子!卢修斯你有福气了,你的儿子很出色啊。”他看着卢修斯“你一定为他骄傲吧?”

    “他是一个没用的早产儿。”卢修斯冷淡地说“虚弱,病奄奄的。我告诉我的妻子好几次,象这样没用的孩子,要是被扔在风里几分钟就会死定了。但是她不管,一味任性地要养他……你认为我会为他骄傲吗?”

    米克拉笑起来,以为卢修斯在说笑话。

    但是哈利没有笑,他几乎可以肯定,卢修斯说的绝对是事实。

    南茜丝拿着茶回来了。米克拉又转过头对她说道:“很抱歉,南茜丝,我必须得走了。去……办一些要紧的事情……”说着,他自行取了两个杯子,从南茜丝手中拿过茶,倒了一些在里边,然后和卢修斯对饮而下。

    “明天见,卢修斯。”他说。然后,在一瞬间就不见了。

    ******************

    德拉科坐在昏暗的图书馆里,他用手支撑着下巴,懒洋洋地翻阅着一本厚厚的有关药剂学的书。里边介绍了有关造成他痛苦的根源——变身药剂复方汤的知识。但是,有很多对他都没有太大的帮助。

    而且,他的心思也不在书上。他一直在思考着解决的方法,但他们看上去的可行性不太大……

    或者他可以给父亲写一封信,向他说明原因。让他认识到,被他带回家的那个男孩子不是他的儿子,而是哈利·波特。然后,他父亲就会毫不犹豫地杀了哈利·波特,而在他身上的魔咒就会消失。他就可以继续快乐地当他的德拉科了;但是,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他的父亲根本就不相信他说的话,那一切就白费了;又或者杀了哈利·波特,他反而不能还原……那他不是就一辈子都是哈利·波特,还要受到伏地魔的追杀了?他才不要呢!!勇敢一点的方法就是他一个人单枪匹马回到马尔夫庄园,去将哈利·波特带回来,只要速度够快,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但是德拉科实在不想以哈利·波特的样子去庄园冒险——万一被父亲发现,他不是会死得很冤枉?还有一个方法就是告诉邓不利多……

    哪个老头子??作为马尔夫家族的一员,德拉科不满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想法……

    图书馆的门开了,一个女孩走进来,叫了一声“荧光闪烁。”房间顿时沐浴在一片温暖的光线中。德拉科抬头一看——是张秋。

    “我就知道在这里可以找到你。”她得意地说。

    “我想我在球场上已经给了你足够的侮辱了,张秋。”德拉科冷冰冰地说。

    忽略掉德拉科口吻中不友好的成分,张秋还是在微笑:“我意识到这一定是你在玩一种新的游戏……”

    “所以你想到这里来讨更多的没趣,是吗?”德拉科厌恶地说:“你这个女人。”

    “你也不要太过分了,男孩。”张秋的眉毛又皱了起来:“说实话,你对于我来说,还是太小了一点,而且有一头我不喜欢的乱发……”

    “你也不是什么特别优秀的女孩……”德拉科点点头:“或许你应该到某个地方,安静地作一下自我检讨。想要做多久就做多久。”

    张秋来到了他的身边,用她的魔杖轻轻地戳着德拉科的手臂:“为我的的话感到生气了吗,哈利……我知道你很在意我……”

    德拉科厌恶地看着她,不耐烦地将手臂拿开了:“注意一点自己的言行!”他恶狠狠地说:“我知道,哈利·波特整年都围着你打转,帮你运书,送你鲜花,但是你全然不顾他。现在他厌恶你了,要离开你了,你又心急火燎地来找他了?”

    张秋诧异地看着他:“你……你怎么用第三人称称呼自己?”

    “哦……我……”德拉科变得张口结舌。

    “对不起。”有个人在说话。德拉科向上看去,看看除了他们之外还有谁在图书馆。“我希望我没有打搅到你们,但是……”

    这个人是赫敏。

    “你打搅到了!!!”张秋说“走开!!

    “不要!!”德拉科说“你没有打搅到我们任何事情。他匆忙地站起来,以至于堆在桌面上的书都被撞到了地面上。

    张秋看看德拉科,再看看赫敏,突然愤怒地尖叫起来:“是她!!!就是她!!!我知道你为什么不理睬我了。我不敢相信,你居然为了这个大门牙的格兰分多,这个麻瓜女而甩掉了我!!”

    “我没有大门牙了。”赫敏好象有些生气了——她的牙齿自从四年级开始就已经变得很可爱了。

    “而且她不是麻瓜!”德拉科叫起来:“我根本就没有和你谈恋爱,还谈得上什么甩不甩你的问题吗?”

    张秋的眼睛中透射着震怒的光芒:“为了这样一个家伙,你就敢如此地侮辱我?”

    “没错!!”德拉科毫不犹豫地说:“你真是太讨厌了。”

    张秋拿着自己的魔杖风一般向门外跑去。门被重重地关上了。

    德拉科神经质地耸耸肩,转身看着赫敏:“她……真象我,真的很像我……”他笑笑:“我无法解释这是为什么……”

    代替回答,赫敏只是抱着手,久久地凝视着他。

    德拉科觉得自己不可能在这样的目光下坚持很久——她的目光仿佛能够看穿他的头脑一般锐利。

    “赫敏……”在他能阻止自己以前,他说道:“看看,我很抱歉在你面前说的这些话……”

    “不,你不用……”赫敏冷冷地说。

    德拉科着急地打断她:“真的,我真的想对你说我很抱歉,我……”

    “不用!!”赫敏看上去相当地不耐烦。她摆摆手,眼睛中流露出对他的厌恶:“因为,我知道,你不是……你不是他……”

    “不是什么??”

    “不是哈利·波特。”赫敏说“你不是哈利·波特。”

    德拉科真的呆住了,突然间他觉得自己身上的千斤重担没有了。他浑身都放松了,一种浓浓地倦意席卷了他:“当然。”他说“我是德拉科·马尔夫。”

     

    第四章

    他们默默地注视着彼此。

    然后赫敏深深地呼吸了一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狠狠地给了德拉科一拳。德拉科应声倒地。

    “哈利到哪里去了?”她冲马尔夫吼道。“你要对他干什么?你把他藏在哪里了?你没有可能杀死他,因为你需要用他来配置变身药剂!!!”

    “赫敏……”德拉科忍着疼痛,一面避免赫敏再次向他展开进攻,一面解释:“我向你发誓,我并没有伤害他……”

    “说谎!!!”赫敏捉住他的长袍,将他从地上半拉起来,自己骑在了他的身上。

    德拉科看见她从自己的口袋中拿出了魔杖,对准了他的眉宇:“如果你敢伤害哈利,如果你敢动他一根手指,去制造你那个该死的药……”

    “好啦……”德拉科依然很平静地说:“我没有兴趣变成你那个有着一头乱发的男朋友。我现在这个模样就是他在魔药学课堂上的头发惹的祸!!我到现在都无法还原!!”

    赫敏看上去有些动摇了,但她仍然没有拿开她的魔杖,她支吾着说:“你……你……指望我相信你说的?”

    德拉科看着她:“我父亲有教我黑暗魔法,你知道的。”他说。

    “不要转变话题,马尔夫!!”赫敏警告他。

    “你可以使用‘吐真魔咒’在我的身上。”他说“我来教你怎么使用它。”

    “那……那是高级的黑暗魔法……”赫敏脸色苍白地说“它是被魔法部严格禁止的……”

    “太好了!!”德拉科干脆地说,捉住了赫敏的手腕,将她的魔杖对准自己的心脏:“真言吐露!”他说。

    一道黑色的闪光从赫敏的魔杖射了出来,打中了他的胸膛。他以前看见他的父亲对很多人使用这样的咒语,但是他从来不知道作用在自己身上是个什么滋味。但现在他终于明白它为什么是黑暗魔法,而且被禁止使用了。他觉得有两个巨大的银钩撕开了他的肌肉,钩断了他的勒骨,开了他的胸膛,让他的心脏暴露了出来。

    “有什么话就快问。”他说,并呻吟起来:“很疼啊……”

    赫敏简直不敢相信德拉科所做的一切,但是她仍然保持着她的冷静,很快,她问道:“哈利,哈利还好吗?”

    “是的。”德拉科回答道。他很奇怪,自己的声音就仿佛是一层透明的烟雾穿过自己的耳朵。

    赫敏眨眨眼睛:“你是怎么变成他的。”

    “就在魔药学课上,我们喝下药。但是我们并没有象大家一样还原。哈利·波特认为我在药上做了手脚,他打我,然后我还击——最后我把他打晕了。我被大家当成了波特。我也就只好扮演他了……”

    “为什么?”

    “我也想看看变成哈利·波特是什么滋味……”德拉科说道:“起初我想,我可能以哈利·波特的身份查找到一些有关他的东西或者其他什么秘密,然后再用这些来打击他……可是,可是,一切好象都不象我想象的那样。”他喘息着,一字一顿地说:“我被那药弄得有一点混乱了……就象有一部分哈利·波特进入了我的身体。我开始不有自主地扮演他……我无法控制他……就象我去救那只蟾蜍,以及你……如果是以前,我绝对不会这么做的。我好象拥有了以前没有的一种情感……”

    “同情心?”赫敏问,眉毛严厉地紧皱着。

    “大概是吧。”德拉科说。

    “那……哈利在哪里?”她问。

    “我已经告诉你了,现在的那个‘德拉科·马尔夫’已经被他的爸爸带回家了。哈哈……代替真正的我,住在马尔夫庄园里。”

    听到这个话,赫敏难以控制自己心中的害怕。她只有努力让自己紧握魔杖,不要发抖,然后她问:“那你用什么来保证,他现在是平安的?”

    “我可以感觉到他。”德拉科听到自己的回答,自己都觉得很惊讶。“我不知道它是怎么产生的,就象哈利身上的伤疤是伏地魔的一个失败魔咒,但它将哈利和伏地魔联系在了一起。而我,这个失败的药让我在他离开了城堡以后,就可以感应到他的活动……甚至思想……这也就是我在吃饭的时候突然离开的原因——因为我感觉到他似乎已经醒了。”

    “那你准备干什么?”她问“是准备继续扮演哈利吗?这迟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