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惯了胶卷,就会忍不住慢下拍摄的速度,胶片宝贵,每张不算深思熟虑也不会像数码一样无节制地咔咔咔,于是一卷清明时的胶卷到上个星期才拍完,到今天才冲出来,等待未必会有很大的喜悦,但等待的过程还是美好的。

    依旧是佳能eos888,先来上海一日半游。我们的行程以吃为主,所以走路拍照其实就是为了消化食物。。。那天共计吃了3餐,包括喜多屋的自助餐,代官山的中间餐,新旺茶餐厅的晚餐,外加加餐的蛋挞。。。好饱啊,压马路那是必不可少的啊。去了徐汇区的交大本部,打车去了重游的田子坊,然后逛港汇看电影,一天就这么说说笑笑飞驰而过了。

  • 月满轩尼诗,看起来一个很诗意的名字,但其实我压根不知道轩尼诗是什么,不知道它是酒还是街道还是其他,但无论名字怎样都只是个名字。

  • 去广州的时候,带了2个卷,一个卷拍的还剩一半,一个卷在家里诡异的失踪。。。

    于是用了半个2月和几乎整个3月来完成那个半卷,发现这机子随身携带实在是太重了。

    这卷普遍不咋的,400的卷貌似用的不惯,前段时间阴雨绵绵,外加中间被人打开后盖曝光了一次,好吧,我在找借口罢啦啊。

    挑个几张上来凑个数吧,看图看图。

  • 工作就是得做些自己不喜欢但又情非得已去做的事情。2006年学完驾照在2010年才开始开车,从2004年工作开始到2010年几乎失去了所有的双休和年假,有些事情是无法去反抗的,只能学着去尽量接受。胡言乱语,因为音乐因为某个帖子因为路过的风景,其实是没有新热情而涌来的奇怪的怀旧吧。

  • 去澳门完全是想着都到了广州了,那么就借光先混个“半出境”游玩玩,香港大了点,玩一天不够,那么就澳门吧。事实证明,在我们自助过关外加春节大假里,一天在澳门也是远远不够的。

    恰好又赶上澳门难得的寒冷,在澳门穿棉袄享受5摄氏度的冷风,到也不啻为一种别样的体验。

  • 东北太冷,海南岛太热,想来想去凑来凑去于是决定去广州,外加去澳门一天,也算是微微跨出“出境”游的第一步。说起广州也算是事不过三,第一次想去是2003年赶上了SARS,第二次想去是2009年赶上了猪流感。。。这次终于能去了,但赶上了寒冷。。。广州气温5度,我们跟家里穿的一个样,想象中的短袖始终是压箱底了啊。

    广州的行程基本以美食和逛街为主,看景倒成了其次了,于是吃的脑满肠肥,至今仍是念念不忘的好味啊。

  • 说一期一会有点太过,但和三两知己共享美食确实在是人生一大乐事。

    我的2010貌似还么从2009年底的乱七八糟里整顿出来,双休变成了不确定的单休或是全周无休,诸多杂事纷至沓来,我还得继续修炼和习惯,于是春节的广州行和年前一定要去吃吃的日本料理自助就成了目前生活的奔头之一,广州行待后再表,先来说说日本料理自助吧。

    新开的日本料理自助店位于新区别墅区一带,所以中午180晚上200的价格也就不足为奇了,吾等非富人也只得偶一为之的份,去之前还免不了饿那么一会儿,以保证等下能吃够本。

    饭店名曰“品庐”,貌似还蛮雅致的样子,环境不错,吃食也不错。日本料理贵在新鲜,至少我吃着觉得很新鲜,熟食也烧得入味,鲜榨橙汁水分也比较少。当然好是应该的啊,180大元呐!!!

  • 写下这个标题的时候,2009年已经过去了

    其实不过是平常的又一个24小时的更替,然而历法却让它有了不一般的意义

    回想2009,好像没什么就这么过去了,仿似只能记得年底最后这一个月的兵荒马乱焦头烂额无奈挣扎

    却淡忘了之前曾有的快乐,也许人总是只会看到眼前,有些过往就那么华丽丽地被抛之脑后了

    只有偶尔兴起看着这些以各种方式存下的记忆存档,才会想起今年我也不算虚度

     

  • 趁着还有点时间,把欠着的手工债一并都还了

    于是花了半个晚上裁布,花了半个晚上踩缝纫机、定暗扣,花了半个中午订四合扣

    完成5个简易袋子,可以装手机或者MP4,另一边可以放耳塞或者零钱啥的

    随便自由

    一共五个,现在都已经各自有新主了,很好,希望他们都喜欢。

    批量生产很繁琐,但是做出来的时候很有成就感

    正面、侧面和内部,简单款。

    ************************************

    年底开始了莫名的岗位调动,不知我的明天又会如何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我仍是只能随遇而安的。

    于是下午仿佛要抓紧我所剩无几的休息时间那样,去了图书馆、博物馆、电影院

    博物馆的大三国志展,不收门票,还是蛮不错的,就是后来来了超级多的小孩,有点闹

    湖州的博物馆终于也看起来蛮像样了,不过不知是不是为了配合小孩子看,展台都很低,很多时候都不得不付下来看,当然跟我的近视眼应该也有那么点关系。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看时,脑中跳出的就是这句诗,萦绕不去。

    三国我其实兴趣不大,所有最感兴趣的还是那副文征明的真迹,写得真是好看,跟徐渭不一样的好看。

    然后在馆里看视频资料,看那些文物在工作人员手里小心翼翼的运送,真想在博物馆工作,诚挚的,专一的,心无旁骛的,你确保它们的安全,它们隔着千年的烟尘,静静地看着你,它们身后的觥筹交错,尔虞我诈,只是增添了它们的传奇,我们只需惊叹或是感慨,无需经历。

  • 终于看完09倚天的最后两集,作为原著控,总是得来说说的。

    N年前看过原著后,不论哪个版本,最后几集我总会意兴阑珊,也许喜欢的故事总想让它留在峰峦叠起的阶段,尤记初时看到结局,蛛儿远走,张无忌与赵敏归隐,最后手中那支笔掉下,窗外正是阴雨天气,颇有些没来由的怅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