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姐姐是我的表姐,其实我从来不会在她面前叫她姐姐,只限于向别人介绍时。

    姐姐只比我大四个月,我们一起长大,有时玩闹有时聊天有时也会发个小脾气。

    姐姐是我最特别的好朋友。

  • 说起大梨,老说着已对他们无感,但第一支喜欢的球队不是说忘就忘了,这不2006年夺冠我写了篇酸不垃圾的东西,表达了本人对大梨夺冠左右为难的心绪。4年后的今天,大梨在小组赛就以卫冕冠军小组垫底之姿退出比赛,我还是忍不住想要写篇东西,至于是酸不垃圾还是调侃嬉笑或是悲春伤秋自己也是不知道了。

    对大梨的感觉就像初恋,即便对他们现在的打法和状态嗤之以鼻,但看他们落寞下场,还是有点点点点的心软。1998年的世界杯和巴乔是绕不过去的坎,听的第一场球和看的第一场球都是意大利对智利,和严桢在数学课上传纸条,她迷恋小贝和英格兰,怂恿我去找个主队。看不到现场,LOLI时总难免被添油加醋渲染的悲情英雄所吸引,在脑内无限之美化,更何况第二天看了重播这个主人公确实是技术一流相貌讨喜RP杠杠的那种,于是我的主队就这么的定了,考据癖也就发作了,喜欢就想知道来龙去脉。于是除了少年心气无法待见的皮耶罗,其实也不过是我意气用事,他没有任何对不住,那些个名字一个个刻到脑海,巴乔,因扎吉,维埃里,马队,帕柳卡,卡纳瓦罗,内斯塔,科斯塔库塔。。。发现好多塔。。。

    最喜欢的是那场对奥地利的小组赛,因为巴乔和因扎吉,始终是我最喜欢的大梨的球员。最遗憾的肯定是对法国,郁闷的场面点球的结局,与法国队的梁子也许就那么结下了。在考了三门不及格导致被禁电视机的几天里,我眼睁睁看着大梨的告别专辑与我一门之隔,巴乔淡定微笑的脸慢慢在我眼前消失,那叫一个百爪挠心,少年时的喜欢总是那么迫不及待的浓得化不开。

    有了初恋就有次爱和再恋,看巴西和荷兰的比赛,我依旧很快乐,依旧很投入,依旧对队员们的状况考据的追根究底,但有些东西还是无法替代,我会想念那支有他们的球队,如果跟巴西再对阵,会不会还有1994年的遗憾。只是某些个人的光辉太过照耀,过了1998,有些牵绊就不再介怀。如今我依旧对巴西和荷兰的比赛甘之如饴,却已对大梨的比赛意兴阑珊,没了灵光一现的某些人物,大梨打球的场面和战术实在不够赏心悦目。

    今天上半场结束时,贺炜说着大梨还需要一个救世主,但救世主怎么能一直都有呢,求靠救世主本来就是种不靠谱的心虚表现,于是今年再也么有救世主了。虽然一直按最后15分钟那么打的话,不需要救世主也有希望,只是,为时已晚。

    大梨,再见。对你们,始终是五味杂陈。

     

  • 酒精让我早睡也让我早起,不得不错过曾信誓旦旦要看的巴西对朝鲜的比赛。16日是端午节,也是我们在北京的最后一日,于是决定去吃顿北京特色的早点然后倒车去798。

  • 第二天我们安排的行程就是小巷游,从西城区的什刹海片游到东城区的南锣鼓巷,也是我们整个行程最期待的部分。听起来好像有点远,其实挺近的,就是以鼓楼为界的东西两边。晚上的活动就是和毕业后6年没见混在北京的大学同学们见面。我可以说,我真的真的很喜欢这天,混杂着陈旧和新潮的青砖小巷,还有混杂着回忆与现实的依旧熟悉的面孔,如果我还能再来,我一定还是会来这里,我想是在冬天,薄薄的积雪,萧瑟的风。

  • 说起帝都,真不是第一次去了,1991和1995年各去过一次,但那都是上世纪的事儿了,纯属小小p孩和小p孩的我,对帝都的印象分别是,啊颐和园好大啊怎末都走不完,我不要去故宫了我要去找郑渊洁专卖店,十三陵的地宫好潮湿,以及雍和宫的香很好闻之类罢了,纯属没有形成自己世界观被大人拖去见世面的游程。于是乎,准备在15年后故地重游好像有了更多的期待和目标,和更多的欢欣雀跃。

    曾经记忆里的片段,这些年的影像感知,还有自己想法中的触感,在这次旅行里层层交叠起来,也许这短短的三天没办法更加深入,但帝都让我看到的,都是我喜欢的那种调调,于是就很想再在不同的季节里来,看它不同的风情。那就从这里,从第一天开始说起。

  • 一直都世博会提不起很大的兴趣,一来是觉得炒的太红火的东西向来是有点言过其实,二来实在是被那汹涌的人潮给吓住了,不过既然是单位组织,那还是得去瞅瞅的,好歹有生之年也能在中国本土给赶上不是,奥运会在北京是不会去的,世博会在上海,那凑凑热闹还是比较方便啊。

    不过世博会内各馆的外观建筑基本已被大家拍的七七八八而且经常宣传,所以就不上了,以个人进入参观的馆为主外加小吃。本着长队不排,1小时为底线的原则,反正也就拍不了多,凑合着看吧。

  • 关于民谣这个东东,曾经我是很不感冒的,当然现在也么有狠狠感冒。。。貌似废话一堆,但是这几年确实觉得有不少国语的民谣很能激起我的共鸣,也许是年纪大了,在某些时刻这些低吟浅唱里的平淡语句,或会打动我心。

    于是看到西湖音乐节有民谣专场,就兴起了去看看的念头,因为更喜欢女声,所以就选了最美女声,其实看过之后倒也好奇起男声会是怎样,早知道就2场都听了,实在是听现场的感觉真是太好了,不似演唱会的华丽喧哗热血沸腾,但能直唱到你的心里去。100块钱,真是值回票价很多。

  • 五月的最后一个周末,从28日持续到30日,时而阴雨绵绵时而艳阳高照,虽然我没有周六,但幸好勉强还有周日也不能影响我找乐子的心情。

    就像好莱坞的暑期档需要一个震撼的大片来拉开序幕一样,快乐的周末从看电影开始。

  • 2010年开始,好像一直在滚轴转中,没有了双休日几乎也没有了单休日,于是做手工的时间明显少了起来。借着我的小红宾得,趁着给它做个袋子的机会,把之前欠的手工债外加自己想要做的东西一并完成。这么多放在一起还蛮有点成就感的自娱自乐。

    故事从一堆针线开始

  • 对宾得kx小红机的草那是种了拔拔了又种,至于缘起估计自己也不得而知,反正我这个外貌协会基本就是看上了他的外表,和传说中超高的性价比。上个图,大家瞅瞅长啥样。

    于是多谢小孙孙同学当我模特,给我这个菜鸟新手一次练兵的机会,大家鼓掌欢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