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小时候的印象里,青岛就是一个省并不是隶属于山东的一个市,也许是因为名字也许是因为影像,总觉得它不是北方,而是在离我们不远的海边的一个温润的地方。

    2011年第一个从未去过的地方,与大雄姐姐姐夫一起,北方的年假里,街道商铺全然没有南方从初一就开始的喧闹,纷纷闭门谢客,也许少了点美食,少了点好玩的小东西,但走在摆摆荡荡的大街上的感觉,真是超级好。

  • 单位的党员活动,兜兜转转,从一开始的确定到不确定到最后还是可以成行,中间隔了小半年我都去了趟柬埔寨回来了终于还是定下来了,本想去湖南,又因为活没有干完而转去了贵州。

    真是世事难料,曾和阿朱说,估计这辈子都不会去贵州了,所以还是得去趟黄果树的话弦犹在耳,这不,我又在贵州了,当然又去了黄果树。其实,黄果树是附带了,主要是遵义啦,要不怎么叫红色之旅。

    这次的行程共计5天,有3天都在路上,可算是我见过的最不合理的行程了。。。浪费时间啊,而且景点也麻麻,特别是大家千辛万苦去的茅台镇,结果当然是买不到茅台酒也看不到茅台酒的制造的,这东西,现在买是要批条的啊,于是同行人士纷纷怀疑起当地所买茅台酒的真伪起来。不过能不上班就是好事,所以凑合着玩玩啦。看图说话。

  • 国庆长假不出门纯宅好像有点说不过去,于是和老姐去了西塘,未避免人超级多啥都看不到的局面我们还决定去那住一晚,事实证明,随着自驾游的飞速发展,景区无时无刻都是人,基本享受不到人迹了了的场景。但在某些边角的小巷里,我们仍然找到了曾经童年的那些痕迹,在某个幽静的小舍里,我们可以闲闲的发上几个小时的呆,这就够了。

  • 今天的行程是去往郊外,早上是女王宫和新增项目高布斯滨,下午是崩密列。昨日小丽导游提议今早可以免费送大家去看日出,众人纷纷表示趟不牢。。。还是睡觉比较靠谱啊。

    如果是自助游的话,坐当地的突突车去这几个景点还是有点艰难,路途较远,坐大巴也要1个多小时,路面状况也一般。但女王宫和崩密列真的是不虚此行,在我看过连日灰白大石头宫殿有些审美疲劳时,给了很大的惊喜。

  • 在广大群众的强烈要求下,大家的自费项目又增加了去小吴哥看日出,于是哗啦啦一帮人在5点起床后黑灯瞎火的赶赴目的地。达到之后才发现RP非常不咋的,太阳升起的塔顶,始终被一团超大的乌云遮住,一直到7点我们走时依旧毫无改变,虽然毫无疑问今天会是个晴朗好天气。不过还是不能阻挡世界各地的人们对吴哥窟日出的向往啊,到处站满坐满了人,于是神奇的会说N国语言的小贩们也忙个不停,也许这里的清早一直就是这么热闹喧哗的吧。但是朝霞依旧很美,这就够啦。

  • 国庆太挤,于是寻思着中秋蹭几天假出趟门,行程地不知咋的就兜兜转转从山西变到日本变到泰国最后变到了柬埔寨。。。其实怎样都好,没去过的地方都是好地方不是吗,更何况又是有着驰名世界吴哥窟的地方。

  • 酒精让我早睡也让我早起,不得不错过曾信誓旦旦要看的巴西对朝鲜的比赛。16日是端午节,也是我们在北京的最后一日,于是决定去吃顿北京特色的早点然后倒车去798。

  • 第二天我们安排的行程就是小巷游,从西城区的什刹海片游到东城区的南锣鼓巷,也是我们整个行程最期待的部分。听起来好像有点远,其实挺近的,就是以鼓楼为界的东西两边。晚上的活动就是和毕业后6年没见混在北京的大学同学们见面。我可以说,我真的真的很喜欢这天,混杂着陈旧和新潮的青砖小巷,还有混杂着回忆与现实的依旧熟悉的面孔,如果我还能再来,我一定还是会来这里,我想是在冬天,薄薄的积雪,萧瑟的风。

  • 说起帝都,真不是第一次去了,1991和1995年各去过一次,但那都是上世纪的事儿了,纯属小小p孩和小p孩的我,对帝都的印象分别是,啊颐和园好大啊怎末都走不完,我不要去故宫了我要去找郑渊洁专卖店,十三陵的地宫好潮湿,以及雍和宫的香很好闻之类罢了,纯属没有形成自己世界观被大人拖去见世面的游程。于是乎,准备在15年后故地重游好像有了更多的期待和目标,和更多的欢欣雀跃。

    曾经记忆里的片段,这些年的影像感知,还有自己想法中的触感,在这次旅行里层层交叠起来,也许这短短的三天没办法更加深入,但帝都让我看到的,都是我喜欢的那种调调,于是就很想再在不同的季节里来,看它不同的风情。那就从这里,从第一天开始说起。

  • 一直都世博会提不起很大的兴趣,一来是觉得炒的太红火的东西向来是有点言过其实,二来实在是被那汹涌的人潮给吓住了,不过既然是单位组织,那还是得去瞅瞅的,好歹有生之年也能在中国本土给赶上不是,奥运会在北京是不会去的,世博会在上海,那凑凑热闹还是比较方便啊。

    不过世博会内各馆的外观建筑基本已被大家拍的七七八八而且经常宣传,所以就不上了,以个人进入参观的馆为主外加小吃。本着长队不排,1小时为底线的原则,反正也就拍不了多,凑合着看吧。